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all杏]今天也想把制作人弄哭的话算是变态吗?

·附加恋哭癖属性,不知道是什么的妹子可以百度一下……顺便我写得已经很纯真()
·既然安装新属性了肯定ooc警戒吧。
·内含岚姐,薰哥,英三岁,还有栗子和Leo。回头看一眼这个阵容……那个……我真的不是knp(什么)
·以上可接受的话,正文↓


















1.鸣上岚
引导式作案。
此方法需要制作人在心事重重且信赖度足够高的情况下实行。/



放学的时候收拾好书包,一出教室就发现杏站在隔壁班的门口,在他出现的瞬间就投来视线。
“啊,小杏。”鸣上岚打了个招呼。
杏看见他,好像是踌躇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细细地叫了一声“姐姐”。
“在等人吗?”
她斜背着书包靠着墙。
“啊……差不多吧。”
她看一眼手机屏幕,空着的手抬起来挠了挠脸颊。
鸣上岚打断她的犹豫不决,“有什么事的话,找姐姐商量也完全没关系的啊。嗯?”
“那个,其实也没什……”杏说到一半停住了,惊讶地看着自己变得湿漉漉的指尖,抬手去摸却只有更多眼泪掉下来,“抱歉,明明……没想要哭的……”
啊啊。
鸣上岚握住她的手止住她擦去眼泪的动作。
“是那么难过的事吗?”
“真的,没、没什么……”
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还要逞强,用力侧过脸去不给自己看的样子。
鸣上岚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夺过她的手机看也不看就锁屏,好像从来不知道她在等谁的消息回复。
“没有关系,我们找个地方,把不开心的事都慢慢说给姐姐听,好吗?”
他将唇抵在手中她纤细的指节,抬眸看着的却是少女脸颊滚落的泪珠。
好想吃掉。
各种意义上、此刻、全部。


2.羽风薰
放置式作案。
此方法需要一个足够喜欢自己的制作人。恋爱使人脆弱。/


“羽风前辈,晚上可以一起回家吗?”
“在忙的话就请说一声吧!”
“那个……是不是我打扰到前辈了?”
“抱歉,组合的练习也很忙吧。”
“可以的话等下见个面好吗?”
羽风薰看着已读的消息出神。
其实制作人要兼顾那么多组合,也是很忙的吧?从屈指可数的见面次数就可见一斑了。不过即使这样她也还是有空每天发来信息呢。
比起有空,说是“愿意”更合适吧。
“好。”
就这么回复了,约定了时间。
并不是没有想到会见到杏那样的表情。
眼圈通红着,既怨愤又欢喜地看着他,就连鼻尖也泛着红,整个人都快要崩溃的样子,眼角的泪光摇摇欲坠。
“太…太过分了前辈。”
不如说是希望见到的模样。
羽风薰走近她,揉了揉微凉的柔软发丝,“抱歉,这几天很想我吗?”
“明明就知道……但是我也很忙所以…可是还是想见到前辈啊。”
杏躲开他的手,说话时鼻音加重了。
“对不起,”羽风薰凑近她,近到呼吸相接,“是我错了,应该好好回你消息的,不要难过了好吗……以后不会这样了。”
“是…呜。是我太任性了吧?”
什么啊,一边哭着一边说这种话也太可爱了吧。
既想被粘着又想弄哭你到底是怎样的心情呢。
羽风薰轻柔地吻去杏眼角的泪水,同时将人搂进怀里,像对待深爱的宝物。
拜托了,再多为我掉些眼泪吧?
我可是非常、非常地喜欢小杏啊,真的真的。
尤其是哭泣的时候。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椎名祐只会对哭泣的女孩子产生情/欲……还挺有意思的[什么])
(对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渣男吧(你))


3.天祥院英智
这个人属于日常作案。请大家报警。/


“莲巳前辈已经回去了。”
杏的语气是习惯之后的平静。
天祥院英智撑着身子想坐起来,杏摆好枕头又轻轻把他往后一推,“病人还是好好躺着吧。”
“我睡了那么久吗?”他问。
“睡……你愿意用这个说法也可以吧。”杏整理着他的病服衣领,“昏迷了两天而已,小事情,完全没关系的对吧?”
“啊……”英智偎过去看她泛红的眼圈,“小杏生气了吗?”
“我帮前辈把文件都带到医院来好吗?毕竟您的心愿是过劳死在工作岗位上啊。”
杏停了手,别过脸去不看他了。
“哎。”英智伸手去触摸她的侧脸,有微微灼人的水迹,“别哭啊……是我不好,但是——”
“但是但是但是。谁要听你的但是啊?”杏拍掉他的手,扯过一旁的抱枕往他身上用力砸,“反正你就是不会保证下次不再这样了对吧!”
英智一手按住抱枕,另一只手固执地去擦她脸上的泪水,对她的控诉闻若未闻,“小杏,这样好可爱。”
“去死。”
“但是你哭成这样,我会很想……”他在她耳边把话说完。
杏愣了一瞬,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然后哭得更凶了。
“你怎么还活着……去死、去死、去死!”
天祥院英智今天也痛并快乐着。

(喂,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4.朔间凛月
是吸血鬼的话有点奇怪的【】什么的也没关系吧(问题发言)/


“……为什么哭了?”
他这么问,双手撑在她两边俯视着她。
杏简直气恼得不想回答,但还是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因为真的很疼啊……你根本就不会懂的!”
杏非常委屈。
朔间凛月也很委屈,“怎么会疼啊……那家伙明明说过这种事很舒服的。”
那家伙是谁这种事又是什么事不管了总之请你闭嘴好吗怎么听都很糟糕啊?而且你嘴角的我·的·血还没有干好吗。
“废话……被牙齿刺穿皮肤的又不是你。嘶——你……疼疼疼!都说了很疼的吧!”
“抱歉,看见你哭了就……”
“什么啊……”杏用手背捂住眼睛,但还是有泪水滑进鬓发打湿发丝。
“过一会儿就不会疼了。”朔间凛月很认真地说着,像是安慰她一样。
“不过……”他把她的手移开,好看向她湿漉漉的双眼,“再让你哭一会儿好像也不错。”
“……”杏疼出来的眼泪都气回去了,“滚开啦。”


笨蛋情侣吸血失败(?)现场。


5.月永雷欧
据月永同学本人说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事了。/


的确,杏已经因为抽不到罗宾汉Leo哭了好几天了。

fin.

非洲人的怨念。
谢谢看到这里,比心。

两岁半的话这两天会更新……至于不眠之夜我已经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ntm)

评论(5)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