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零杏】逃避

●剧情没开出多少,OOC警戒。
●写完看了好几遍才发现似乎不是侧重于零而是杏⋯。
●放正文w


▲……稍微改了一下。内容其实没什么变动。




下雨了。
站在教学楼檐下看着眼前成线的雨珠哗啦啦地打落,溅起一片碎光的杏无比悔恨地想起早上被自己自信十足丢在玄关的雨伞,估测了一下到校门的距离,咬咬牙顶着外套冲进了雨幕。
到达目的地之后舒了一口气,将外套收进臂弯,暂时歇息。杏迟钝地发觉身侧人的视线。她抬起头,开口前有瞬间的停滞,而后恭敬地打招呼,“朔间前辈。”
对方有刹那的惊异,转而露出她十分熟悉的云淡风轻的笑容,“在这里还真是巧遇呐,转校生小姑娘。”
温和低哑的声线顺着发梢沾染的水滴滚落在耳侧,晕开点滴潮湿,杏不着痕迹地避开那双暗红色的眸子,暗想糟糕。
她抬手将手背贴了贴额头。有些烫人。刚退的烧又要上来了。
这是她最不擅长应付的人物。

朔间零垂眸扫一眼默不作声表情严肃的少女,视线在她领口稍作停顿,而后移开。想到她恭恭敬敬的那声前辈,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又不由自主地轻笑出来。
真是个认真的女孩子啊。

如果继续呆下去,恐怕有些什么情绪就要爆发了。听到笑声的杏狠下决心,十分迅速地道完别,再次冲进雨里。


隔日风景晴好。被连夜大雨洗刷的空气清新怡人。
脸色苍白的杏再三向弟弟保证过身体没有大问题,不管少年的炸毛,固执地出门去了学校。
她近日还有几张概念图没有完成,落在了学校,在她看来学校是非去不可的。
课间门老师给了她辅佐undead练习的任务,吩咐完事宜后他盯着少女的脸色,“你看起来很疲倦,真的没关系吗?”
杏点点头。
“那就好。我希望你能好好地完成制作人的职责。”
杏接过资料。

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下课的钟声在窗帘间隙透入保健室的明亮阳光中沉沉铺开,震得她脑仁生疼。
一双手轻轻按上她的太阳穴,指腹微有凉意。
杏想要说些什么,开了开口却毫无力气发出声音,她茫然地睁着双眼,显然还无法从事态中理明头绪。她费力地抬起手握住脸侧的手,这是个下意识的动作,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对方似乎被什么有趣的事引得低低地笑出声,将她的手塞回被子里。“你也会露出这副不知所措的可爱表情呢,小姑娘。”
杏隐约想起来了。
四处找不见undead队长的身影,她抱着几分信心敲响了轻音部的门。没有人来开门,她正打算再有些动作,手中的资料哗地撒了一地。
她蹲下身去捡,腿一软跌坐在地。这时门开了,她猛地抬头,视线里一片模糊。
好像有那么一瞬间,朔间零眼中暗沉的懒散褪去了。杏迷糊地回忆着,感到眼皮越来越沉。


将窗帘拉得更紧,完全挡住下午正盛的阳光,朔间零回到杏床边,看着对方的睡颜,打了个哈欠。
微弱的鲜血气味隐隐地牵扯着他的神经,让他难以同平常一样入睡。
这位转校生小姑娘,似乎总能让他感到惊讶。
最开始是她恭敬认真的态度,他看得出,她有点些躲着自己,虽然不是完全明白,但他大致看得透,却什么都不说。也没有必要说。
后来是她跌坐在门口的样子,双颊由于高烧浮现不正常的红晕,眼睛也含着水,明亮而茫然。她就在自己眼前晕过去了。他急忙去扶住才避免了她一头栽到地面。
那一跌可不轻。将少女横抱在怀,他居高临下地凝视少女膝头缓缓渗出的血珠,逐渐收紧了手臂。
说铁锈味让自己想吐的可是他啊。

杏由于闷热而不时地低吟,初夏的天气原本就十分暖和,她身上又盖着薄被。
不发汗可是好不了的。朔间零支着下巴漠然地掖好她身上的被子。
这家伙,似乎还挺会不知不觉地麻烦人的。
“嗯⋯⋯”杏又动弹了一下。
朔间零擦去她额上汗珠,眼底的红色更深几分。
沉沉浮浮。

杏不满地在被子里挣扎了一会儿,一只手从被下伸出来,摸索着去解衬衫最上面一颗扣子。看来是太闷了。
所以说,当初为什么要一丝不苟地把纽扣全部扣上啊?朔间零不解。
看着那只小手纠缠半天也没能如愿,朔间零疲惫地叹了一口气,一手把她不安分的手塞回被子,一手善良地解开那粒纽扣。
少女白皙的颈项暴露在空气里。
她的皮肤非常白嫩,像是轻轻一碰就能留下红痕。锁骨的凹陷出没在下一颗纽扣随着呼吸而产生的细小起伏里。
朔间零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上面仿佛残留着刚才蹭过她颈间皮肤的灼热温度。

糟糕⋯獠牙要出来了。


“那天的事,真的十分感谢您!”杏深鞠一躬,元气十足。
“小姑娘太客气了。”朔间零轻笑。
“请⋯请务必让我答谢您。”因为那笑声轻颤了一下的杏抬起头看着朔间零,眼神十分恳切。
朔间零想起那天少女潮湿的晶亮双眸,颊上病态的红晕。
眸子里的暗红逐渐深沉。
“那——好吧。”他的语气好像非常无奈、只是为了满足她一样。
杏有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朔间零轻易就能把娇小的少女藤堂杏围困在墙边。就像此刻。
拇指轻轻蹭过少女发红发烫的脸颊,他依旧低低地笑,很满足似的。
解开两颗扣子。
所以说不明白,为什么全都得扣起来?
他伸出手去,轻轻地拂开对方颈侧的发丝,像是留恋一般地还抚弄了一下发梢。它曾经带着水珠,温柔地贴在少女颈侧,打湿领口。那是雨天里最灼目的画面。

杏尚不明白对方想要做什么。

直到温凉的唇贴上她柔软颈侧。再慢慢下滑。

对方的舌尖很情色地在她锁骨处流连了一会儿,她感到尖锐的獠牙抵住了皮肤下的骨头,颤栗着发出呻吟。
朔间零眯了眯眸子,唇舌辗转回到她嫩滑颈侧,少女的香气非常甜美。
他一口咬下。

“啊⋯”颤抖的音调从杏的喉咙里滑出,又极快地被压抑住。


杏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躲开朔间零了。
各种意义上。

评论(3)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