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英智×你]日和物语


●es.英智×你(杏)
●微零杏。
●私设有。OOC警戒。玻璃渣注意。


1.
假日。
早起的你拉开窗帘,今天是个好天气,英智最喜欢这样温和的风拂过面庞的春日,于是你也很开心。
温暖、晴朗。你惬意地呼吸晴春的空气。
你非常排斥阴冷的雨天,也不太喜欢冬天,一到那样的日子里,英智就会被病痛折磨得比平时更加难受,会露出勉强的笑容。你的心也会刀绞一般地疼痛。
你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能力较为出色,薪水领得也不低,一个人能够维持自己良好水平的生活。你的恋人英智曾和你在同一所高中梦之咲学院,你们那时就已经在一起了,至今已有数年,感情非常深厚。
你知道,英智由于常年的疾病折磨,无法继续从事偶像事业,转而继承了部分天祥院家的家业,分到的责任也相对轻松,他的家人也非常担忧他的身体状况。正是得知他的情况后,你也放弃了制作人的道路。
你爱他,非常。
他也爱你,非常。
只是最近你的心里有了一点小疙瘩,你怀疑你的恋人英智,或许不像从前那样深爱着你了。

2.
“今天也是好天气呢,”英智从身后抱住你,“早上好。今天也见到了杏,我好开心。”
“不要这样说。”你佯嗔道。他最近越发频繁地暗示着自己的病弱,你知道他的身体很糟糕,但你不希望他消极地认为自己时日无多。“我们还会一直这样下去的。”你转过身吻了吻他的唇角,注视着他的眼睛说道。
他回视你。他有一双完美的冰蓝色的眸子,总是温和地闪着光芒,你很喜欢他的眼睛。和从前一样,那双眼睛里只有你。
但他为什么要说那样让你不会开心的话呢?他是故意的吗?你最近总是焦虑地想,他是不是想要离开你了。
从前他很少说起这些,并且会和你一起笑着构想你们的未来。你一直认为你们能携手走到尽头。现在他似乎不这样想了。
他没有说话,回吻着你,一个温柔长久的轻吻过后,他抬手抚摸着你的头发。
“这样的天气最适合办茶会呢。”
你也不再提了。点头赞同他。
“就这样吧,那么我去准备点心哦。”
“和在学院的时候一样呢。”他轻轻一笑,“你也是。一点都没变。”
你最喜欢他笑的样子。
你放下心来,“英智也是啊。”
你们相视一笑。

3.
趁着日头很好,一扫前几天的阴霾,你把被子抱出来,想要晒到阳台的绳索上。
但你的个头不算高,力气也不怎么样,费劲地想把被子挂好。身后一双手轻柔地扶住踮着脚而险些跌倒的你,你靠在他的怀里,有些沮丧。
“没有英智,我居然连这种事也做不好呢。”
英智揉一把你的头发像是安慰,接着轻松把被子晾在绳索上,“这种时候我这个男朋友总算也有作用了呢。那就让杏更多地依赖我吧。”
你还想再说些什么,类似于“英智会一直这样让我依赖的吧”这样的话,你莫名地迫切想要听到这种承诺。但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你看着英智,对方没有露出任何不满的表情。

4.
你接起电话。
“喂喂?”对方喊着你的名字,你听出是你的高中同学冰鹰北斗,你们的交情不错,但毕业后联系甚少。
在这种时候打来电话是为什么?你疑惑着问了出来。
“是这样的,明天也是节假日吧,我们打算办一个同学聚会,即使不同级的大家也聚一聚。总觉得缺了制作人非常奇怪呢。”
“毕竟杏对我们有着非凡的意义啊!”你听见明星昴流十分元气的声音传来。
你支吾着看向英智。
英智仍旧是笑着,冰蓝的双眸温润如玉,光华浅浅流转。
你看得入神,忘了回答,直到透过手机屏幕传来催促声。
“去吧,杏。”英智说。
“你不去吗?”你不解地问英智。
“我明天要去医院做定期检查。”他无奈地笑了,“抱歉,不能陪你了。”
的确,你一时忘记了这回事,“那我陪你去⋯⋯”你想陪英智去检查。
“喂喂——还在吗?”你被惊得想起要给北斗一个答复,听见对方说,“你会来的吧,大家都很期待你会来哦。”
英智也表示你应该去的。
“嗯。”你只好答应。
北斗接着问道,“稍微有点在意⋯杏,刚刚在询问谁的意见呢?”
你和英智同居的事已经公之于众很久了,在你的印象中大家还曾经发表过带着“早就知道会这样”的遗憾意味的祝福,但换了邮箱后信件都没有了也就对那些信息的内容不十分确定。
你有些奇怪,却还是说,“是英智啊。”

5.
赴约途中,你的那一点怀疑增大了。
虽然不知为什么你心里也有种“英智不该到场会比较好”的预感,但还是非常遗憾这样的聚会英智的缺席。一想到英智在医院时离开了你身旁,你就更加不安,生怕他会就此消失一样的。
怎么会呢?你安抚自己,你知道这不会发生。那可是一个大活人。
并且,那些同学都是男性,其中的几个曾经对你有那么一点异性的好感也说不定。英智居然就那样没有一点不安表示地送你出了门,一副安心的样子。你不由地怀疑他有点儿不那么在乎你了。
他是不是真的想离开你?是因为他的身体缘故吗?他该不会⋯⋯不,你打住了乱想,摇摇头,现在还是打个电话问问他的情况吧。
电话很快被接通了,听到你担忧的问候,他低沉柔和的笑声传入耳中,“我没有关系的。你要玩得尽兴哦。”
他还是那么体贴。你心里突然闷闷的很难过。甚至想哭。
为什么偏偏是英智呢?
为什么偏偏是英智承受那样的痛苦呢?
你努力让自己不再怀疑英智对你的需要,你只想好好陪在他的身边。

6.
你到达得不算早也不算晚,打过招呼后就独自坐下了,大家还算热闹,也不停地有人找你说起当年的趣事。你笑得很开心。
大概是都知道英智身体欠佳而不能赴约吧,并没有人在你面前提起英智或是开你俩的玩笑。
朔间兄弟很晚才到,但总算没有迟到理由是凛月的赖床,你哭笑不得。正打算打个招呼,不知朔间零向去迎接的冰鹰北斗问了什么,你敏感地分辨出北斗的口型,是“英智”。
大概朔间零在问缺席的人吧。
你看到朔间零的脸色瞬间变得不太好,却在对上你的视线时柔和了下来。
这家伙一向擅长伪装心思,是个非常老成,或者说老辣的人。你从来不懂他在想什么,从过去到现在。
你想,或许是宿敌一般的天祥院英智的缺席让他不好受了,又或者他也有些感慨英智的命运?

7.
聚会尾声时天色也擦黑了,英智应该早已回到家了。你看一眼手表。
大家疯了一阵,找回了一些年轻时的意气风发,这时候也有了倦意。纷纷道了再见。
有不少人向你讨了个拥抱,表示了对你的感激之情。你心里暖暖的。大家还和从前一样温柔。
北斗和朔间零的声音有些响了,但距离有些远,你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隐约觉得北斗是在阻拦朔间零。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你不知道他们之间的矛盾,打算向他们道别后就离开。
朔间零叫住了你。
“小姑娘,我们好像顺路呢,不介意和吾辈一起吧。”他恢复了那副云淡风轻的从容样子,让你想起刚入梦之咲时那个自称吸血鬼、让人捉摸不透的、施以援手的前辈。
你不知道你们究竟顺不顺路。但你预感到也许是有关英智的事。这预感使你感觉不太好,有些不祥。
没有办法,你一见到朔间零就会下意识地排斥一些回忆,或许那回忆和英智也有关,但你一点都不让自己回忆起来。
你想拒绝,但他已经不容分说地站在你身侧。
“走吧。”

8.
朔间零是开了车来的,很低调的车。你坐进去,就等着他开口,尽管你不是很想听。
“嗒嗒”的声音传来。
下雨了。雨点打在车窗上。
明明昨天,甚至今天白天都还好好的。现在却下起了雨,你想起现在独自在家的英智,他喜欢晴好的日子,不喜欢下雨,你也不喜欢。你抗拒这样的天气,它会让人有不好的回忆。
果然,朔间零开口了。
“吾辈记得,那天也下着雨呢,小姑娘撑着伞很寂寞地站在那里,像是天塌下来一样。吾辈也很难过,但没有人比小姑娘更加悲伤吧?”
你不悦地皱眉,“哪天?”
你不喜欢这样的对话。你觉得有什么会发生。
“大家都很中意小姑娘呢,所以才想保护你和你的梦想,但是,像这样活在虚妄之中,是不行的哦。总有一天你必须面对现实。”
你看着他此刻的笑容,觉得刺眼极了。他就像一个残忍的刽子手。
你冷冷看着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停住车,像是为了避免情绪波动而造成事故,回过头来紧紧盯着后座的你,一字一句十分清晰。
“就是英智葬礼的那一天。”

9.
你想起来有一双眼睛,暗红色的,穿过冬天寒气湿重的雨幕,看着你,表达着和你心中同样的疼痛的叹息。
在黑色礼服的衬托下,那双眼睛更加幽深。
不,你握紧裙边,清醒意识,你没有这样的回忆,是他误导了你。
你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恐惧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你颤抖着抹去眼泪。不能哭,眼圈红了会被英智发现的。
英智还在家里等着你。
你好不容易才使自己相信英智对你的爱,相信英智是不会离开你的。
这个人却在诅咒英智。
你努力平复呼吸。
车在你家门口停下,你下车,站在雨里道别。“非常感谢您。”你说,“朔间前辈。”
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再说。

10.
家里一片漆黑,你知道英智已经睡了。他身体不好,常常嗜睡。
他睡着的时候,你总是一遍又一遍抚摸他冰冷的头发,浅色的发丝因为他的体弱而有些枯燥。
你知道,他总有一天会痊愈。你们说好的,会白头到老。
你相信他,他会实现承诺的。
不可以怀疑英智,不可以怀疑你的恋人,不可以。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end.

大半夜的满足了自己奇怪的欲♂望。

评论(6)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