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真杏]翠色欲滴

●点文梗,游木真×杏。
●并不是很甜,总觉得很久没有写糖了⋯呜。
●其实我,叫,阿真,所以,想了很久,关于真的称呼⋯。最后,其实毫无犹豫地⋯⋯。
●ooc.
●欢迎评论提出意见/批评。感激不尽!!


0.
杏从一堆资料中抬起头来,头晕脑胀,正看见一旁的游木真取下眼镜,一脸疲倦地揉着眼睛。
杏环顾四周,班级里只剩下费神于活动企划的她和为了迎接大考努力复习的游木真。
阳光温柔地洒满教室,明亮的淡橘色光辉浸染了空间。
“已经不早了,游木君。今天也那么努力地学习啊。”杏整理着手中的资料,“大家现在已经在等我们去参加训练了吧。”
游木真支吾着应答,却没有停手看杏。
“眼睛,很疲倦吗?”杏走近询问。

1.
迫于眼前的阴影,游木仰头去看,杏逆着夕光站在自己桌前,最先入目的白色衬衫的边际隐没在裙子的束腰。
转校生不仅脚很小,腰也很细啊⋯不,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啊!
他拿起桌上的眼镜准备戴上,否则一片模糊中无论什么都只能看个大概。况且这时候也该走了。
“啊,稍等一下。”手中的眼镜被轻轻握住了。
“⋯⋯怎么了吗?”
游木疑惑地看着杏,失焦的不适感使他微眯着眼睛。虽然距离很近,几乎能够感觉到对方的温度⋯
脸上突然有些热热的。

2.
游木能感觉到杏在看自己,但他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只能隐隐地分辨出,杏似乎是没什么表情的。
她的视线停留了将近五秒钟,然后快速地松开他的眼镜,声线无故比原先高了一些。
“我有带眼药水,让我找找。”
游木犹豫了一下,见对方在书包里摸索好一会儿,想说“不用麻烦了”的时候,手里已经被塞进了一小瓶眼药水。
“眼睛不舒服的话,整个人状态都会不好呢。”少女关切地说。
“谢谢,转校生真的很细心呢。”游木笑着,“想象不出没有转校生的样子啊⋯”

3.
杏坐回座位,一边慢慢收拾顺便等着游木,一边不自觉地喃喃低语。
“好想还是第一次看见游木君摘下眼镜的样子呢⋯”
“不,从前训练的时候偶尔也会摘下眼镜擦汗吧⋯”游木正试图把眼药瓶对准,听见少女有些模糊的声音,忍不住回答。
“那应该是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杏想了想,纠正。
游木的手不知何故抖了一下,只好重新对准。
“游木君的眼睛真的非常漂亮⋯”杏回想起凝视时所见的画面。
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杏仓皇地看向游木,发现对方挤下眼药瓶的手颤抖了一下。

4.
微凉的液体落在眼角旁。
又偏了⋯
“啊——”游木懊恼地低喊了一声。

“不介意的话,我来帮你吧。”

少女温软的声音和清甜的气味,在游木真迟缓的意识中,一起靠近了。
“啊⋯谢谢⋯⋯”
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乖乖地把眼药瓶交出去了。
游木觉得自己实在太没有骨气了。

5.
游木靠在椅背上,把头枕在后桌桌面上,整个人以一副准备受刑的姿势等着杏下手。
“游木君,不要一副我会把你怎么样的表情啊,我有那么可怕吗?”杏开玩笑道。
没了眼镜的游木连冷笑话都讲不出了,只是眨着眼睛。他很少用眼药水,只要一想到液体滴入眼眸的异感就忍不住想泛泪。
杏的面容倒映在眼中,缓缓放大,却始终看不清晰,让他心生无名的焦躁感。
好想看清楚。
像是防止小孩子乱动打破自己动作一样,杏一只手按上他的肩膀。
隔着衣料,能够感觉到温度以及柔软掌心极细微的颤抖。

6.
杏有些发怔。
被游木这样茫然又确切地盯着。
他的眼睛不似一般少年的狭长,反倒是大而圆的,像小孩子的一样,显得面容可爱。瞳仁非常明亮,翠色欲滴,逐渐昏黄的夕光都被包融其中,杂糅着她有些暧昧不清的面容。
纯粹得令人难过的瞳眸。
他看不清她。她知道。

放学的钟声响起,沉重的声响惊起一群白鸽,清脆的扑棱声惊醒梦中人。
更让人耳垂都发烫的是少年因为姿势而发颤的询问声。
“杏?”

没有人察觉,这一次,不是“转校生”。

7.
杏看着水滴坠入的一刻,夕阳下白鸽的羽翼扫过骤然起了波痕的碧绿水潭。
一切景象瞬间消失了。

8.
游木眨眨眼,戴上眼镜。
“谢谢你,转校生。”
与此同时也送了一口气。
“呼⋯终于能看清转校生的脸了。刚才没了眼镜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呢⋯转校生⋯?”

杏透过蓝框眼镜直勾勾地看着他。
那种眼神让游木真一不小心想起濑名泉。
不同的是,杏的眼神执着得让人有些⋯⋯害羞。
游木移开视线,小心翼翼地开口,“转校生⋯转校生?我们该去训练⋯⋯”

“嗯。”她故意打断他。

9.
纵使是被称为“呆瓜二人组”二人的一员,游木也能感觉到转校生的心情不好了。
“转校生,⋯还在生气吗?”
游木已经念叨了一路了,但苦于那贫乏的谈话技巧,他实在不会说些哄女生的话。
这一次杏终于停下脚步看他。
似乎已经想开了的杏笑了,“没有啊。游木君你想多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呼⋯那就好。”游木看着杏的笑容,露出一副放下心来的表情,“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哦,毕竟你可是我的制作人啊。”
“⋯⋯”杏的声音一下子又沉闷了。“我会的。”
“诶?转校生你⋯⋯为什么⋯⋯”

10.
游木直到很久以后也不明白,那天傍晚的勇气是从何而来。
只是到达训练教室后,杏的眼角仍有些发红。
被问及发生了什么时,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红了脸,吞吞吐吐什么都说不清楚。
三人看他的眼神都由“游木你到底对转校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变成了“好你这小子真想跟你干一架啊”。

11.终回。
“是我哪里做错了吧!”游木真手忙脚乱地看着眼前的女生突然落下眼泪来,一切都发生得毫无征兆,“请不要再哭了⋯转校生⋯”
女生无声的落泪变成了低低的呜咽。
“不⋯不是!”杏抬起头,抽噎着回答,“我⋯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糟糕了,怎么⋯怎么能对游木君⋯呜⋯请原谅我⋯⋯”
游木真看着她不停地掉眼泪,像是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一串串闪着夕晖的珠子顺着发红的脸颊滚落下来,他伸出手去想要安抚,滚烫的水珠砸在掌心,化成一片灼人的水渍。

杏断断续续地在说什么,游木有一句没一句地完全不走心地听着,只看见她一面委屈地哭,一面红唇翕动。
“拜托了,杏。别再哭了,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游木低低地道,很是头疼。“你再哭,我就要⋯⋯”
杏不予理会。
游木低下头去,遵循着内心的想法,吻住看起来十分悲伤的少女。

他后来想,自己当时也许是被附身了。

杏瞪大眼睛看他。
两人离得不能再近。
那双碧绿色的瞳孔里,清晰地倒映着自己满是泪痕的脸。
翠色粘稠,几欲滴落。

end.

写了一个非常少女的杏和非常少女的真(不)。

评论(11)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