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泉杏]挑食

●泉杏。点文梗。
●重写的时候比第一次更有感觉,泉总的形象也比原来好多了。这毕竟是我理解的泉总会做出的行为,可能会ooc吧。我不太擅长泉总⋯
●欢迎评论里面留意见或者批评,真的,感激不尽!!



1.
那是两人同居不久后的事。
濑名泉看着杏把葱花从菜里一点一点挑出来,眉毛一挑,“你还是小孩子吗,居然会挑食。”
杏皱着眉头专心于挑拣葱花,“没办法,我就是不喜欢吃葱⋯泉为什么要把葱切得这么碎啊⋯”
“这就是你对前辈难得下厨所表现的态度吗?”泉冷哼。
两个人同居后大多是杏掌勺,偶尔泉来了兴致也会做几个菜,杏倒是没意料到这个非常自满不可一世的偶像进了厨房也挺有模有样。
如果不是泉偏爱于调味的食材比如葱,而杏又偏偏不喜欢这些的话,一切就完美了。
杏只好用无比恳切的语气说,“拜托了,前辈,下次不要把葱切得这么碎啦⋯”
“好孩子。”泉满意地笑了,“要我偶尔满足你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都认识那么多年了,泉居然还是从前的那副性格,虽然是个内心非常温柔的人,但口头上一定要讨到好处。
杏看着自己挑出来的一堆葱花,笑了。

2.
杏洗完碗,泉已经在阳台上的矮几旁看书了,想必又是偶像的必备素养之类的书。
这两天是濑名泉难得捞来的假期,对杏来说是惯常的休息日。
她从书架上挑了本相关杂志,坐到濑名泉对面去。春末晴朗午后的阳光温暖柔软,打在身上惬意非常。
大约过了一刻钟,濑名泉敏感地察觉到对面翻书的声响停止了。
他抬眸一瞥,冷哼一声。实在想不明白,明明是难得二人安静独处的时刻,对方居然能这么快睡着。
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困倦地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泉⋯几点了。最近好困呐,在学校也总被撞到打瞌睡。”
“工作很累吗?”濑名泉视线不离书本,声音听起来也很平淡。
“倒也不是,是春困吧。”杏坐直了身子,再次捧起杂志。
濑名泉终于看她一眼。
她的眼睫粘着破碎的泪珠,是打哈欠时留下的,被阳光穿过时,泛着金色的光晕,遮挡了瞳孔的颜色。
换个角度,会不会能看见彩虹?
濑名泉来不及往下想,就见她的身子再次软绵绵地伏在了桌上。

3.
濑名泉从浴室走出来,突然愣了一下。今天是几号?
他走到茶几旁,正打算拿起手机。杏打着电话还腾出心思来看他一眼,“你洗好了啊。”她洗完澡不久,头发还湿嗒嗒地滴水,把家居服的肩头都晕成深色。
濑名泉拿了块毛巾按在她头上,“把头发擦干,你就那么想生病?”
杏低低地哦了一声,又接着煲电话粥,手上的动作也有一搭没一搭。
“不忙。我不累啊⋯学院的工作比偶像轻松多了。”
“是春困啦⋯姐姐,你不要乱想了⋯”杏脸红了。
看来是鸣上的电话。
“不是,没有⋯等等别再说这个了⋯”
“泉他,”杏停住,抬眸看一眼濑名泉,整个人好像羞得要烧起来,声音也低下去了,“呃⋯没有⋯姐姐,你再说我要生气了。”
“没事。请不用担心我了。姐姐也早点⋯”休息⋯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电话已经被濑名泉掐断了。
“还是我来吧。”濑名泉小声说了句白痴,夺过她手上的毛巾擦着她的头发,“看一下今天几号。”
杏乖乖地打开日历把手机举到他眼前。
月末。按理来说这几天是杏的生理期,一向到了月底就痛得生不如死的杏这次毫无动静。是这一次不痛吗?
濑名泉又回忆了一下垃圾桶的境况。
他最后擦了一下杏的发梢,接着收起毛巾。
“少和鸣上聊奇怪的东西。你本来就已经够蠢的了。”

4.
杏躺在床上,枕在泉盘起的腿上,举着手机不知在看什么视频,时不时地发出咯咯的笑声,看起来很开心。
濑名泉正在写随笔,大概想从中找出灵感,可是腿上的东西一直不安分,让他忍不住冷冷地瞪她一眼。
杏完全没察觉到泉的眼神。
两个人同居在一起说久不久,说短不短,也时常有些亲密的举动,十有八九是杏主动,而濑名泉总要嫌这嫌那地一副极不情愿的表情。最后总是杏黏糊糊地撒个娇讨好一下他,他才好像勉强愿意。
这会儿杏半干的长发都铺在了泉的腿上,她笑的时候整个人都微微发颤,连带着发丝也不时地穿过家居服扎在泉的腿上,挠得人说不出的难受。
“够了。”濑名泉烦躁地出声,“别笑得像个蠢货一样。”
杏乖乖答应了,安静了两三分钟又开始止不住地笑。
“别再笑了。”濑名泉强忍着没有把腿收回来。
“喂,我说过不要无视我的吧?”
“好啦⋯”杏关掉网页,也终于收住了笑,“对不起啦,泉。”
“这才对吧。”

5.
杏睡醒睁开眼,回想起昨天晚上,整个人都陷入了谜团。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她昨晚道过歉后就等着昔日模特界的嘲讽王子开嘲讽,没想到对方只是看了她一眼又接着写东西。
这么轻易放过她?
杏从他腿上下来,趴在床上微微抬着头看他,震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憋出一句,“今天发生什么了吗?”
濑名泉盯着她看了大概很久。
最后放下纸笔,去解她家居服扣子。
但是昨晚非常温柔,甚至有些小心翼翼的意味。杏红着脸想,依照濑名泉平时的性格来说,真的太不寻常了,难到最近有什么非常重要的纪念日吗?
洗漱完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杏到了客厅才发现濑名泉已经做好了早饭,正在看晨报,耳机戴了一边。
不,是她中了什么大奖,把恋人换成这副温柔体贴的样子吗?
喝着粥的杏突然脸色一变,一下子回过神,舌尖的触感和微小的味道都让她皱眉捂嘴冲进卫生间。

6.
杏漱完口走出来,眼圈还有些红,正对上濑名泉关切的眼神。但他很快又把担忧的神色隐去了。杏在心底轻轻地叹气。
“没事吧?”他低下头看着报纸问杏。
“没关系啦。”杏知道他的意思是要不要换一份早饭如果吃不下就不要吃了⋯她就是知道。也很确定自己身体没事,早饭也没什么问题。
干呕不是什么大事,完全就是自己的问题,杏不大好意思说,打算咬牙把粥喝下去就完事了。
午饭是杏做的,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泉在做过早饭之后还愿意做午饭,这明显不是出于兴致了。还有什么理由让泉大人心甘情愿进厨房?
最后杏以油烟对皮肤不好为由拒绝了泉。
濑名泉下午是有工作的,杏原本闲着。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偎了一个上午,但吃过午饭杏就接到了学校的通知,立即返校开会。
她无奈地看向濑名泉,用眼神表示即刻离开的歉意。濑名泉显然不满意学院的临时决定,但什么都没说。

7.
“我出门啦!”杏穿好鞋,打了一声招呼就打算走。
“等等。”
杏转过头,濑名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她身后,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语气显得有些焦躁,“你就这样出门?”
杏疑惑地歪了歪头,“怎么了吗?”
濑名泉挑眉,“那种事不用我说也该知道了吧,你——”
杏恍然大悟,踮脚揽住他颈项在他嘴角亲了一口,笑着,“这样好了吧?”
她的香气突然非常接近,濑名泉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定定看着杏,反而更加焦躁了。
在杏甜软的目光里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濑名泉才又开口,“你就穿这双鞋去?”
杏低头看了看,是自己新买的高跟鞋,连鸣上岚看了都夸好看。她一脸困惑。“不好看吗?”
“不是那种事,你也锻炼一下你的思维能力吧——”濑名泉叹一口气,看杏还是懵懂的,只好亲手拎出一双软底鞋递到她跟前,“现在是能穿高跟鞋的时期吗?你也有点自觉吧。”
杏似懂非懂,换完鞋甜甜地道了谢出门了。
什么嘛,是担心高跟鞋累脚啊。

8.
即使没什么要紧事,濑名泉回到家也是晚上六点了,杏却还没回来。
他看了看冰箱里剩下的食材,顺手把晚饭做了,心想以后或许不要再让杏进厨房了。油烟对身体不好。
最近的反应都明着暗着指出杏怀了孕的事实,然而当事人似乎至今还没有察觉,还总是做一些危险的事。濑名泉不满地抱怨着恋人的无比迟钝。
开门的声音响起。
“我回来了。”杏带着一丝疲惫打了招呼,换下鞋子才发现泉做好了晚饭。她今天认认真真地把日历看来看去,没有发现是什么周年纪念日或是节假日。现在惊得又说不出话来了。
好在对于濑名泉她的适应力一向很强,换好鞋子她随手把便利袋放在茶几上。濑名泉挑开袋子看,两包话梅和两罐冰镇可乐。
“你喝冰镇可乐?”
“突然就想喝了⋯”杏拿过一罐,在濑名泉开口指责之前想到了还没吃晚饭,又把两罐可乐都放进了冰箱。
濑名泉表情不太好,看来心情也不好。杏不知道又怎么得罪了他,反思无果也就放弃了。
吃过晚饭嚼着话梅看企划案的杏嚼着嚼着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濑名泉抬眼看她,“怎么了?”
“酸到牙齿了⋯”杏苦着脸。
“啧。”
打算牙齿恢复了再喝可乐的杏第二天起床后,发现冰箱里两罐可乐都不剩了。杏在垃圾桶里找到了两个易拉罐。
自己究竟怎么得罪了他,这又是什么幼稚的报复方式啊?杏哭笑不得。

9.
“快一点。”濑名泉在卫生间门口看着手机,不耐烦地催促。
原本是学院联系了knights,约好今天让杏参与观摩knights练习,算是让这个专职制作人增长经验。两个人提前出门,泉还乔装了一下,在商场来了个小约会。
濑名泉刚看中一条适合杏的连衣裙,杏却急匆匆地要找卫生间。商场是有单人卫生间的。
没想到好几分钟了杏还没出来。
“那个⋯泉⋯”
“怎么了?”
“我想,我要请您帮个忙⋯”
“有话快说。”
“我生理期来了。”杏的声音闷闷的,“我也不知道会推迟到今天⋯”
“⋯⋯你确定?”濑名泉差点手一松砸了手机。
杏以为他是不乐意了,赶紧好言相求。
最后杏洗完手出来,发现濑名泉的脸色非常糟糕。
她上前挽住他的手臂,放软了语气,“抱歉,下次我会注意的,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泉。”一个大男人买卫生棉实在很尴尬,原先约会的气氛也没有了。
濑名泉抽出手臂,改为握住她的手。
“少瞎猜了。我没事。”

10.
knights进行练习的时间,杏专心观看,不时和身旁的经纪人交流一下,拿出纸笔做记录。
杏突然转移了关注,“那边⋯那是最近红起来的童星吧,听说这次还要和泉合作一个广告。”
同位女性,经纪人很明白她的关注点,“是的。很可爱很帅气对吧?是小孩子特有的天然的令人无法抗拒的优势呢。怎么,梦之咲还想再开一个幼儿园吗?”
“或许吧。”杏笑了,在纸上写着什么,不自觉地喃喃,“真可爱啊,小孩子。”
“制作人今年也二十四五了吧?想要孩子的话,就生一个嘛。又不像我,一天到晚忙来忙去的孤家寡人一个。”
“不啦。我和泉都没有时间。”杏停下笔,“而且泉还很年轻。我也是。”
她在担心泉的事业。
经纪人拍拍她的肩。
“别看濑名先生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说不定会意外地喜欢小孩子吧。他就是那样的人。”
杏的视线转回knights,“对啊,他就是那样的人。”

11.
濑名泉后来才知道,杏如果在意料之外毫无防备地吃到葱,会忍不住想干呕。这个挑食的毛病还真娇贵。
杏捧着手机,头偎在濑名泉肩上,撒娇,“都跟你说了葱不要切那么细,害得我总那么措不及防的⋯”
濑名泉不理她。
杏把濑名泉近期与童星合作的广告反反复复地看,突然出声:“呐,泉。”
“嗯?”
“你觉得小孩子怎么样。”
濑名泉垂下视线看向杏。
杏放下手机,鼓起勇气伸出手去环抱住他,仰头对着他笑,“我们要个孩子吧?”
他手指停留的书页发出“嚓”的异响,生了褶皱。但他不管不顾,直接合上书扔到一旁,抬手搭上她的腰肢将人压向自己,然后用力地吻上她。

-end.

我总觉得原本的点文要的不是这种⋯我虽然隐隐的知道妹子的期待但是没法写出来,就写成了这样。
大家可能觉得我写文好慢⋯因为我是手机码字,不如电脑顺手,比较懒这个原因暂且不说了⋯没有灵感的时候我是不写的,写不出,如果你加了我qq就会发现我经常刷动态却不填坑⋯别打我⋯
写完这个觉得好像挺喜欢泉总了,之前泉总其实留给我不可磨灭的灰色记忆⋯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比心。

评论(8)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