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薰杏]束缚

●薰杏。点文。
●个人理解可能偏差。ooc警戒。
●一个有一点冷漠的转校生x
●文力有限,意见/批评走评论,感激不尽!


Day1.
被纠缠住了。
杏很苦恼。


Day2.
穿着外校校服的男生把手搭在自己肩膀上时,杏的笑容僵硬了一瞬,“您好,请问您要点些什么?”
大概是看出了她的窘迫,男生的同伴笑眯眯地点了单。杏转过身躲掉肩上的手,觉得有点麻烦了。
把饮料端到对方跟前,杏收回手的时候还是没能躲过劫难。
手腕被牵扯着,男生笑得流里流气,“美女,不留个联系方式吗?”
“让美丽的小姐露出这样烦恼的表情,真是罪过啊。”一贯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杏手腕上的手被拂落,转而落入另一段温暖,她稍稍后退了一步,后脑勺正抵上来人的胸膛。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已经名花有主了哦。”羽风薰温和地笑。
“杏!杏?在磨蹭什么呢。”眼看剑拔弩张,老板出声催促,杏手一抖,脱离羽风薰的掌握逃开了。


“前辈,刚才谢谢您。”杏看着渐晚的天色欲落的夕阳衷心道谢,“还麻烦您等这么久。”
“帮助可爱的转校生是我应尽的职责嘛。”羽风薰摆摆手。
尽管他一向都摆着这样的笑容,但杏还是觉得今天的气氛有些不一样了,赶在羽风薰再次开口之前她赶紧说:“但刚才的事并不能算作我答应了前辈。”
“诶?好无情啊,转校生这已经是第几次拒绝我了?这一次更加干脆利落了⋯总该让我知道败北的理由吧?”
“前辈,真的不知道是为什么吗?”杏转过头抬高了视线看他。
“我知道啊。”羽风薰平静地凝视她,在她闪躲开视线之前伸出手去,趁人不防解下她盘发的发绳。
黑色的长发有些杂乱地披落下来,羽风薰挽过一缕把玩,果然杏变了脸色。他轻叹一口气,把发绳递给她。
“因为转校生,总是被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束缚着。还和神崎君在某些想法上不谋而合⋯”
杏夺回自己的头发。


Day3.
杏蹲在那里,看着水里的金鱼,用手中的纸勺去捞,却总是失败。
为什么抓不住呢?
她微微垫着脚尖,浴衣的些微收起露出清瘦脚踝上一小截白皙皮肤。夏日夜晚明亮灯光中,侧脸看不清晰。她伸出手,把手掌浸入水中,浸入夜空和灯火。
她在茫然。


“那个,不可以用手去抓哦。”羽风薰在杏身旁蹲下,出声喊醒她。
“前辈。”杏回神,收回手,“晚上好。”
“晚上好。你一个人?”
这问题应该是我问吧?杏一边这么想着,苦笑,“也不算啦。只是和弟弟走散了。”
“联系不上么?”羽风薰问着,向老板要了两个纸勺。
杏摇摇头。
羽风薰随手捞上来两条金鱼,觉得没劲,但还是要了袋子把金鱼装了起来,递给杏。
杏看了他一眼,接过,笑了,“前辈,无论做什么都非常出色啊。”
“被制作人这么夸奖好像还是头一回呢。真荣幸啊。”羽风薰站起身来,朝杏伸出手,“走散了,是说你接下来没有安排了吧?”
杏不明所以,但下意识地拒绝了他的手,想要自己站起来,起身到一半腿上一麻,被堪堪扯住手臂,才稳住了身子。
“转校生总喜欢逞强,为什么呢?柔弱的女性像这样依赖一下男性也没有什么吧?”羽风薰叹气,“好了,实在没力气的话请抓紧我吧。”
“哦⋯看起来很困惑呢。作为前辈我就带你去个地方。烟火快要开始了吧。”
她今晚看起来很不对劲。


杏掏出手机查看短信,是弟弟近一个小时前发来的,“姐姐你在哪儿?没事吧?看到后回复一下。”
半小时前又有一条,“请快速回复,我去找你。”
她想了想,回了一条,“没事,请不用担心我。我会自己回家的。祝玩得开心♡”
刚发送手机就响了。
“笨蛋姐姐。”
杏收起手机。这里是一片高地,看起来离夜空很近。她忍不住伸出手去,好像这样就能握住月亮一角。
“这里,很适合看焰火吧?就我们两个人哦。”羽风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突然笑了,把她半空中的手握住,“今晚月色很美。”
他问,“对吧?”
焰火点燃、炸开的声音响起。
她张了张嘴,但似乎并没有说什么。最后她勾了勾唇角,像是回答了他,又像是在微笑。
这是第几次呢?
还有几次呢?


Day4.
让杏有水深火热之感的现状大概是从那一天开始。
练习中止休息的时候她跑去楼顶,看见坐在花坛边晒太阳的羽风薰时,觉得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一口气跑上来的杏还有点喘,两颊泛红,艰难地开口,“羽风…前辈,请⋯”她喘一口气才又能继续,“请去参加练习。”
羽风薰的笑容淡了,“转校生就是因为这种事来找我的吗?我还希望是更有趣一些的理由呢。”
“有⋯哈⋯有趣?”
“比如说,是转校生想念我了,见不到我就很寂寞——之类的。”
杏努力把呼吸平复下来,“那个是不可能的吧?”
“但是,转校生知道的吧,我很讨厌被管束哦。”羽风薰走到她身前俯视她,“转校生看起来找我找得很拼命呢,呐,真可爱,都流汗了。关于这一点我很开心哦。”
杏感受着对方拭去自己汗水的动作,僵硬地后退了一步,避开他的手。

“所以你是抱着怎样的决心,才明知故犯地想要约束我的行为的呢?”羽风薰盯着她,半开玩笑地问。
“哎呀吓得退了一步?我有那么可怕吗?我对女孩子都是很温柔的哦?”
杏的手逐渐合拢成拳。
“好了,不要紧张嘛?我又不会伤害到你这样可爱的女孩子。转校生这么聪明,想必是有觉悟的吧?我可以参加练习哦,但得用你一个允诺来交换。你也是这么打算的吧?”他声音里满是笑意。
“什么允诺?”杏抬头和他对视。
“这个眼神也很可爱嘛⋯能让你拿来换取对我的约束权的允诺,这个可了不得。我还没有决定好呢。算了,什么时候决定了就什么时候向你索要吧——”
“⋯⋯”
“转校生,走吧?”


Day5.
难得出现在训练室的羽风薰最近不仅现身了,还乖乖参与了练习。
一向拿羽风薰没辙的朔间零看杏的眼神不由得多了几分钦佩和⋯怜悯。
休息期间,趁朔间零还没合上眼开始睡觉,杏谨慎地对朔间零就训练方案提出了一点意见,换来对方一阵沉吟。
就在杏以为他快要睡着的时候,他笑着揉了揉她发顶,“很好。按你说的也不错。小姑娘作为制作人也越来越能干了呢。”
被尊敬的前辈夸奖,杏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只是脸上由于喜悦微微发红。
“薰的事也多亏了你呢。”
朔间零这么低声说完,果然就见杏脸更红了。
真是像小孩子一样好懂啊。不过,对他来说的确是小孩子。
朔间零打了个哈欠,打算小睡一会儿。并不理会羽风薰的视线。
偶尔戏弄一下孩子们也是老人家的乐趣所在。


由于羽风薰难得的配合,训练结束得很早。杏慢悠悠到了兼职的奶茶店,刚换班下来的同事笑得很开心。
“有什么好事吗?”杏打趣。
“刚才来的男生嘴真甜啊,太会哄女孩子了。长得也非常帅气。”同事关上储物柜门,“现在还在前台呢吧?是风流多情的类型啊。”
杏跟着笑。心里却有不太好的预感。
“不过,那种对所有女生都很温柔的类型,想起来真让我有点后怕呢。⋯啊,杏还要值班呢。不多说了,我先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
杏走出更衣室正看见羽风薰被几个或艳丽或可爱的女孩子围在中间搭讪,他看起来还挺惬意的。
“您好。请问您要点些什么?”对新进门的客人这样询问时,杏察觉到羽风薰从女生堆里看了她一眼。
她摆出营业式笑容。
羽风薰愣了一下,回给她一个异常灿烂的笑。
她移开视线。


杏没想到羽风薰会在后门等她。出了奶茶店的后门就是一条小巷。夕阳的光晖切进来,非常安静。
“前辈有事找我?”杏一边查看着包里有没有缺少什么,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居然没有感到很惊喜吗?我可是特意找老板问了转校生的下班时间。”
“只有惊,没有喜。”杏毫不留情。
“转校生不会在考虑换一家兼职这种事吧?因为这个地点被我发现了。”
杏想了想,确认没有漏掉什么,拉上挎包的拉链。“不会。不会因为这个换的。”
难得的一阵沉默。
“虽然现在问起来很不合时宜,但那个允诺——前辈考虑好了吗?我认为前辈是因为这件事而等我的。”
“你一本正经的样子真有点像神崎那个让人头疼的家伙⋯”羽风薰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但的确如此。”
走在他身后两步的杏也停下来,不解地看着他,“请说吧。如果可以,我会尽力办到的。”
羽风薰牵过她的手,将她拉近一些,看着她不知所措地仰头看向自己,少有地感到一丝紧张。
“请和我交往吧。”
他压低了声音,明明声线平稳温和,杏却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耳边轰地炸开了。
那是第一次告白。


从那天开始,杏的日常之一就是拒绝羽风薰的交往请求。


Day6.
烟火大会过去了。
羽风薰又像从前一样飘忽如风了。
杏上学的时候总能碰到校外的女生,认出她的校服后托她转交东西给羽风薰,有时候是小饰品,有时候是甜品。她推脱不得,还是同意了。但经常也找不到羽风薰。
杏看着手里的手工蛋挞,心想今天这一份礼物看起来很好吃,送礼的女生外貌也很漂亮,但选择找自己帮忙的原因只有两个,她很忙,或者,她遇不到羽风薰。
随性漂浮的爱之使者啊。
真是无情。


“小姑娘,你的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了哦。”朔间零伸了个懒腰,软绵绵地提醒。
杏一惊。
“啊。抱歉。有些走神了。”
“薰今天也没来。那孩子果然还是风啊。不受束缚之人,吾辈有时也忍不住会羡慕呢。”

杏来楼顶实在是碰运气。
羽风薰见到她也不惊讶,仍十分不检点地仰在长椅上,“今天太阳很好哦。大海的景色想必也不错⋯突然就想逃课了。转校生。一口气上楼梯很累吧?虽然你为了我气喘吁吁的样子也很可爱⋯啊⋯这是什么?”
杏坐在他旁边,保持了一定距离。
“外校的女生托我送的。”
羽风薰接过后放在身侧,“是A子嘛。”他说出了杏早晨听过就忘的女性名字。
“转校生现在也不要求我参与练习了啊。我还在想着让转校生实现那个允诺呢。”
“我没有约束羽风前辈的权力。”风是留不住的。
“前辈。即使我给予允诺,也无法束缚您。”
杏看着自己的指尖,细细理着裙摆的褶子。
“你怎么知道呢?”羽风薰问,“这么武断可不太好哦?”
“因为,我自己就正被乱七八糟的想法束缚着。这样的我,是没法束缚您的。”
杏正试图抚开最后一个褶皱,还不忘问一句:“对吧?前辈。”
见他不说话,杏却一股脑儿地把想说的往外倒,“我既不相信前辈,也无法相信自己。前辈又帅气又温柔,对每一个女孩子都很体贴。前辈说过不会让任何一个女孩子伤心的吧?如果我真的答应了前辈,这个理想就必然不可能实现了。”
“我很喜欢前辈的告白,听起来完全像是真的。我也很喜欢前辈,但——我如果有这份心情,就意味着我要把前辈束缚起来哦。不是约束,约束是更为疏松的关系。是束缚。羽风薰,人如其名啊,您是薰风一样的存在,没有什么能束缚您,包括我。”
杏一口气说完,如释重负地从裙褶上抬起视线,不再徒劳地去抚弄褶皱。
她起身要走,肩却被按住,金色——她从离得极近的羽风薰的眼瞳里找出这种颜色,被闪耀得失去言语。
也无法言语。


“那就请束缚我吧。如果对方是转校生的话,我乐意至极。”羽风薰笑着。
他的掌心停留在她颈侧,形成一个拢住的姿势,好像把握着她的生命。


Day7.
杏不畏惧他的接近,不畏惧他遮去了光带来的阴影。只畏惧他的亲吻。


某种意义上来说,那是第一次告白。

-end.



真的是文力有限,首先这个梗原本适合写段子,但是段子我又不会写⋯不管什么梗我都会写成这个调调。躺平任踹。抱歉。
薰哥又是我不擅长的类型,作为基佬学院为数不多的直男(??),他给我的感觉是真诚太少套路太多,好我承认我就没有什么擅长的角色⋯薰哥要表白估计内心也是复杂,一个直男的内心,我不懂啊⋯⋯!继续躺平。
序号前标day呢意思是不一样的日子里发生的事,是补叙所以时间线有点乱,这里面薰哥被写到的表白有四次。一次是第一次提出允诺,中间两次分别是帮助杏、烟火大会,其实我省略了很多很多次⋯不是我懒!!最后是最认真的一次吧。
自己看是没大问题了,有什么bug提一下吧,其实我觉得任何bug我都能解释⋯
抱歉,以及谢谢看到这里。比心。

评论(21)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