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零杏]Undead.

●零杏。点文梗。有点偏题但没跑远。
●太好了又还掉一篇,虽然很慢⋯。
●ooc可能。意见/批评走评论,谢谢大家♡

1.
“吸血鬼——”从唇齿间自然流出轻细的音节,想起图书室的“禁止喧哗”便戛然而止。杏合上书,看看书名,《世界百大未解之谜》。杏不免有些质疑图书室的正经性,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翻开。
“那么想知道吸血鬼的事,直接问吾辈不就行了吗。”带着睡意的低哑嗓音突然响起,杏吓得一松手,厚重的书本就砸在腿上,一声闷响。
“嘶⋯!”她余惊未消,声音还紧张地颤抖着,也顾不上疼痛,“朔间前辈?前辈怎么会在这儿?”
“一不小心睡着了,”站在窗边的朔间零指了指图书室最角落的桌椅,“醒来就这个时间了。”
杏瞥一眼他身后的天色,已经很暗。墙上的钟滴答滴答地走,六点半了。
“然后就发现小姑娘在看书,还对吸血鬼很有兴趣的样子。”朔间零眯着眼睛笑,月牙形的暗红色微闪的时候,杏不由自主地看向他身后已经有了轮廓的残月。
糟糕,快要按照要求整理完还回的书籍时稍微放松了一下,但看书太入神,完全没察觉到这么晚了⋯
“⋯也不是很在意吸血鬼什么的。”杏捊了捊头发,回答着摞好桌上最后几本书,“碰巧看到,就翻了一下⋯而已。”
“小姑娘现在是工作结束,该回家了吗?”朔间零转了话题,抱臂倚墙,视线微微向下地把她身形收入瞳中,意味不明地笑。
杏发现他看起来仍旧慵懒,却没有平日的倦怠无力。不管他是不是吸血鬼——就算再怎么好奇,在这样危险的眼神之下还是走为上计吧?
杏站起身,但大腿上的疼痛感又迫使她膝盖一弯坐了回去。是刚才书掉下来时被书角磕到了,对话的时候没有注意,站起来才感觉到骨头都似乎隐隐发痛。
因为朔间零在场,无法掀起裙子查看伤口情况。她用手按住伤处,虽然更疼了却能够承受站立的姿势。正打算再次起身,肩上已经被一双手轻轻按住,将她又按回座位上。
“伤成这样,小姑娘还是不要着急离开吧?况且⋯现在,汝也无法离开哦。”
杏知道他没在用力,但还是浑身都动弹不得。
“不用那么害怕,吾辈并不会对柔弱的伤者做出什么事。吾辈是说⋯”朔间零满意地看到少女仰起头流露出求知的眼神,掌下瘦弱的肩在少女不自觉的恐惧中微微颤抖,他松手,坐到相邻的椅子上,少女也将目光转过来。
“吾辈刚才去开门时,发现图书室的门已经被锁上了。估计是管理人员觉得太安静不会有人在吧。总之,暂时不会有人来开门了。”

2.
被朔间零吸引是杏意料之外的事。
她既发自本能地抗拒着他的接近,又克制不住“想要了解他背后的世界”的心情。总是闲散地笑着、自称吸血鬼的人,好像隐藏了一大段故事。
不靠近,就没法知道的那些故事。
她只好暗地里摸索,从旁人琐碎的言语中拼出一个残缺的朔间零,再从自己的印象里找出他神秘性格的冰山一角,放置在一起,就是她尽了全力得到的“朔间零”。
不满足,根本不能满足内心的“求知欲”。但是,不能再靠近了。在庭院的夕晖中看见他一贯从容的笑时,杏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
——夜晚已经逼近了。
现在情况更加糟糕。

3.
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堆,最后杏终于明白这时候自己该做的是什么。她迟钝地去摸外套的口袋。
很空,只摸出来两颗金平糖。
手机估计是落在训练室了。
她看向朔间零。
“很可惜,就算小姑娘用那种希冀的目光看着我也没有用处。”朔间零很清楚她在想什么,“过时的老年人可没有随身带着手机的习惯。”
“啊——”
杏失望地小声叹了一口气,又有些庆幸自己先前吃了面包垫了垫胃。
她抬起手,按下墙上的开关,开了这一片的灯,小小区域里亮白的灯光衬得其他地方更加阴暗。
杏有些害怕,尽量不去看。
“今晚是门老师值夜班吧?虽然很可能不会巡逻到这里来⋯”杏随意翻开书,尽力把视线胶着在文字上,找着最后的希望,“但不出意外的话,看见灯光就会找来吧?”
“真难得啊,看见小姑娘慌张成这副模样。”朔间零单手撑在桌上,支着下巴直直地看她。
忽然又压低了嗓音缓缓地问,“小姑娘听说过梦之咲的七大不可思议吗?”
杏浑身发冷,用企求的眼神看他:拜托,请不要在这种时候说这个。
“看起来很害怕呢。”朔间零叹气,“小姑娘明明就很胆小,为什么又想知道吸血鬼的事呢?这可不是比鬼故事轻松的事哦?”
原来他都知道。
“不必如此惊讶。这所学院里,还没有吾辈不知道的事情。”
杏艰难地开口:“吸血鬼⋯是指⋯?”
“对对,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不要出于好奇而妄图窥探黑夜。现在停止的话,还来得及哦。”他好像在夸奖她的聪明,弯唇笑了。
杏能感觉到他有些不悦,却完全不明白他的想法。
“如果⋯”杏握了握拳,指甲刺进掌心的微痛感抑制了声线的颤抖,“如果我继续呢?前辈。”
“那事情的发展就不是小姑娘可以承受的了——或许也不一定。”
“不过,就连吾辈也不能担保会发生什么。”朔间零收敛了笑意,“小姑娘很聪明又很懂事,能理解吾辈的意思吧?”
杏点点头,想了想又摇摇头,最后在他暗红色的凝视下鼓起勇气。
“您⋯在生气吗?”

4.
朔间零忽然醒了。
从漫长的阴暗的梦境里,在死亡临近的一刻,倏地睁开双眼。
明明是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事。
下午正是日头毒辣的时刻,尽管轻音部的房间已经笼罩在黯淡的阴影里,朔间零仍能感受到太阳那能把他灼伤的活力。
他站在窗边,连阴影都是发烫的。
他已经站了两分钟,像是在思考自己的人生,第三分钟时,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在发呆。
使他回神的莫名的直觉让他想拉开窗帘往楼下看,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毫无征兆的直觉。
低低笑了一声,像是在嘲笑自己居然还相信直觉这种东西,这时候他应该回棺材里享受寂然的睡梦而不是感受生命力的流失。这真是一种酷刑。他不由地抱怨。
然后拉开了窗帘。
他就是知道,他会看见自己一直寻找的什么。——什么呢?
他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沉吟之中,头顶的灯管发出细微的“啪”的一声,而后熄灭。
在和那个下午完全相反色调的时空,朔间零不由自主地去寻找少女的双眼。

5.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朔间零恰好避开了杏的问题。
他在生气吗?他不是很清楚。
也许吧。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月光从玻璃窗透入,银色的无声的流水温柔地凝聚在少女的瞳孔。
朔间零能清楚地感觉到她的恐惧,她的一切动作都停下了,只是把目光放在他身上,却什么也没看进眼里。
“停电而已。”朔间零准确地握住杏放在桌上的手,轻柔地掰开她的手指,发皱的书页得到了解放。
她的手是温热的,颤抖着的。
朔间零用了点力去感受掌心的触感和温度,柔声安慰,“不用这么害怕。黑夜并不是什么非常恐怖的东西。”
“⋯嗯。”杏总算发出了声音,动了动手指挣开他的手掌,垂下头去。
发丝从肩侧滑落,挡住她的神色。
“一想到前辈是暗夜的领主什么的,就莫名地安下心了。”
朔间零感觉掌中空落落的。下意识地不去理解少女莫名失落的语气。
但这是夜晚。
他把她落下的发丝捋回耳后,看着她抬起头把自己放入那双迎着光的明亮的瞳孔。
身子前倾出一个很小的弧度,手指轻轻摩挲着少女温暖的眼角,朔间零引诱一般地笑了。
“小姑娘说不定也很适合暗夜——吾辈的领地。”

6.
杏看不太清楚朔间零的表情,他背着光的注视显得异常灼人。
发亮的瞳孔是血液的颜色。
目光比那天下午更加冷峻、深沉。
——那天?
记忆碎成了一片一片,跳跃着浮现,杏一时之间想不起这种熟悉的沉重感。只是呆愣地看着他好像在笑,唇角上扬。
只让杏想到一个词:魔物。
“呐。要加入吗?小姑娘。”朔间零引回她的注意力,“到吾辈这边来。”
在心底蛰伏已久的欲念沿着对方惑人的字句攀爬出来,占据主导地位。
杏点头。几乎是渴望地牵扯住朔间零的袖口。
“好。”

7.
少女柔软的长发在黏热得令人生厌的天气里束作单马尾,汗水顺着脸颊缓慢地滑落,却毫无感觉似的盯着手里的纸张。是这次活动的企划案吧。朔间零想了想。
她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白衬衫上投下斑驳叶影,摇摇晃晃着撩人视线。从夏季校服的裙边往下都暴露在炽盛的阳光里。由于天气实在热,这位凝神盯着企划案的转校生的坐姿也松散了不少,两条腿长伸着随意地交叠,过了一会儿似乎感到黏腻,又规规矩矩地坐着了。
直到她漫无目的地抬头望天朔间零才反应过来自己盯了多久。
啊,被发现了。
朔间零也不犹疑,在少女微讶的目光里挥了挥手,十分坦荡地打招呼。
他看见杏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笑了,抬手朝他回礼。
尽管处在阴影里,那双眼睛却盛满了夏天的阳光,像是有什么感情要从深处向外溢出,明亮地闪烁着。
然而太过耀眼,让人失去深究的勇气。
朔间零先她一步移开了视线。
靠近阳光,无异于自杀。

8.
领结被纤长的手指挑落,纽扣也被解开。像是为了防止她临时反悔,两手手腕被对方单手扣住在身后。
獠牙刺入肩头皮肤的疼痛让杏几乎掉下眼泪,手上用了用力,险些要挣脱时再次被朔间零完全掌控。
“乱动的话会更疼。”朔间零安抚似地摩挲她的手腕,舔去伤口流出的血液,低声夸赞她的乖巧,而后尖锐再次探入血液。
冰冷的卷发在颈侧扫过,磨人的痒意掩盖了伤口处的疼。杏不明白心跳躁动血液发烫的异常感觉,无助地唤了几声“前辈”,甜软的求助的呼唤落进吸血鬼的耳中几乎成了求欢。
暗夜的主宰者停下动作,灼热的视线凝在她自己咬住的下唇,月光下泛着无生气的白。
“现在,小姑娘。”朔间零松开她的双腕,最后给她一个就此逃离的机会,“现在后悔的话,还来得及哦。”

9.
那之后朔间零总是睡得不太安稳。
他是不死的魔物,暗夜的领主,却满脑子都是那双太阳底下生气蓬勃的眼睛。无法直视的眼睛。
不知第几次在她的笑容里惊醒之后,朔间零感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一片漆黑中,在永生的时光里,第一次尝到了心脏被尖锐物事刺穿的濒临死亡的痛感。
既然不可以走到她所在的阳光下。
朔间零盖住眼睛,想。
那么当她进入自己的领地,又会变成什么模样呢?
这种心情,大概就是“渴求”吧。

10.
粘稠的血液在白色的衬衫上晕开,昏暗的月光下只能看见不断晕染的墨色,一点一滴占据心口的位置。
很疼,但杏无暇顾及伤口。
“刚刚让我做出决定的不就是前辈你吗?”由于乏力,杏的话语也软绵绵地毫无气势,反而像是撒娇。
她伸手环住他的脖颈,这个动作牵扯了伤口,让她皱起眉倒吸一口冷气,“能靠近前辈、弄懂前辈的话,怎么样都好。”
朔间零一手扶在她腰上,让她不至于整个人都无力地靠在自己身上。
“看来小姑娘真的对吸血鬼很有兴趣。”
这是他今晚第二次说这样的话,昏昏沉沉中杏终于明白他的意思。
“前辈,到了现在还下不去手,真是一个善良的人啊⋯”杏笑了,“我说过了哦,我对吸血鬼并不在意,我在意的是……”
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封回肚里。

11.
起初只是唇与唇相碰,没一会儿杏就被攻城略地,嘴里满是血腥味。
她有些抗拒地推着朔间零,奈何力气太弱,起不了作用。
唇舌交缠中血腥味更加浓郁了,但杏能感觉到舌尖微微的凉意。
是朔间零的血。

12.
靠过来吧,就这样,陪我度过这个长夜。
作为交换,我会把我的一切都给你。

-end.

13.小番外
冰鹰北斗把矿泉水瓶递到她眼前晃了晃。
“没事吧?制作人,你的脸色很糟糕。”
杏揉了揉太阳穴强撑起精神,接过水费力地拧开瓶盖。
“没事,我想⋯我可能是贫血。”

真·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
这次写的真的老慢了,拖了好几天,最后逻辑什么的自己都看不过去,反正越看越糟糕,就这么放上来不知道会不会不太负责任。不过没有你们提意见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改⋯。看着不爽的话不管想说什么都提出来吧。比心!
之前看过一部漫画,草川为的《在我的棺材旁晚餐》,很喜欢剧情和设定,原本是打算用这个paro的,后来写不出感觉就放弃了。
还剩一篇点文,最近好像有点瓶颈,会尽快还上的,之后就写写自己喜欢的梗了(如果有的话)。
这一篇也好想写后续啊,变成了吸血鬼的杏什么的想想就觉得撩汉会很带感←一个all杏兴奋地想着。

评论(10)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