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乙女向]兔子什么的真麻烦(11~20)

●隐all杏,主晃杏向,本章创杏(杏创?)向。
●梗来自es每日一题“树上的花”,偏题注意。
●没法@每日一题,抱歉。
●ooc可能。短小。意见/批评走评论,谢谢w



11.
紫之创住在一棵百年老树的树枝上,他的小房子一年四季都掩映在浓郁的绿阴里,很少夺得视线。
他的生活起先比较安静。
直到有一天傍晚夕阳落下,夜幕降临时,一双暗红色的眼睛透过小小的窗口往房子里看,吓得紫之创瑟瑟发抖声音都发不出来。
“那个⋯您是⋯”
“呵呵。不用害怕。新来的小鸽子不知道吧,梦之咲不允许食肉⋯吾辈不会吃鸽子。”
紫之创小心翼翼地开门探出头去。
“这里的树荫真好呢。尤其是早晨和傍晚。”黑猫赞许似地说。
那之后紫之创就常常见到黑猫慵懒优雅地从一根树枝跃到另一根,悠闲散步。


12.
大神晃牙又在怒吼了。
他就住在森林更深一些的地方,那里比较开阔,也很热闹。听说他的隔壁就是那只黑猫的家。
慢悠悠踱步过来的梅花鹿显然听见了大神的吼声,也大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仍旧笑嘻嘻的,“原来猫和狗真的不对盘。”
狗?
紫之创料想自己不会有接近那里的机会。
不管怎么想,都太危险了。


13.
但是新来的兔子就住在那儿。
和仁兔前辈一样,是通身雪白的茸毛,耳朵竖在那儿不时晃两下,尾巴是一小团白球。
觅食的时候总是经过这棵树下,在晨光里越走越远,一般中午前就会回来。
远远地,凭借自己良好的视力,紫之创能看见早一步觅食回来的灰狼趴在门口休憩,但兔子一接近就会抖抖耳朵尾巴站起来。
有时候兔子回来得晚了,灰狼就会焦躁不安,等看到兔子的身影就露出很不高兴的表情,横眉瞪眼。
兔子却总是在笑。
然后灰狼就不说话了,好像也不生气了。
他们是什么关系呢?只是同居的施恩者与受助者的关系吗?
紫之创忍不住疑惑。


14.
兔子的名字叫杏。
拜访仁兔前辈的时候得知了新兔子的名字,紫之创眼前一下子浮现大片淡粉色的花朵。
很美。
有几次他看到灰狼和兔子同进同出,灰狼叼着满当当的篮子还不忘吐槽,“真是的,你们兔子就是麻烦。”
他经常说这句话。
但既然觉得麻烦,又为什么一次次地伸出援手呢?
紫之创有点想不明白。


15.
有一天杏在树下停住了,抬头往上看。
正在观察杏的紫之创惊得屏住呼吸,收拢了翅膀。
兔子歪着头盯了一会儿,最后嘀咕着走远了,尾巴微微晃动着。
“树上,有什么东西呢?”她疑惑所见的一抹蓝,“很好看的蓝色啊⋯是花朵吗?”
听到她的自言自语,第一次被说羽毛颜色很好看的紫之创愣住了。
然后脸红了起来。
羽毛中不浅不深的蓝色,在层层绿荫里刚好被阳光眷顾了。


16.
“那棵树?”大神晃牙不满地重复一遍,“怎么可能有花。为什么要在意那种事啊?是你看花了眼也说不定吧。”
“也许吧。”杏垂下头,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
“走路的时候不要东张西望。”大神晃牙声音低闷了一些,“你这家伙总是这样。”
过了几天,清晨打开门时,杏看见门口花环,绿叶中缀满了蓝色的小小花朵,是在草地上随处可见的花,嫩黄的花蕊迎风微颤。
这么小巧,不像是送给大神的
杏自己试了一下,刚好。
“那是什么东西?”刚睡醒的狼凑过来问,正看到戴上蓝花环的白兔子,衬得眼睛像红宝石一样闪烁,那双眼睛就水灵灵地看着自己。
大神晃牙愣住了,一时无话。
“花环⋯”杏轻轻抚摸着花朵,“是谁放在这儿的呢⋯?”
“你又招蜂引蝶了?!”大神问。
“⋯⋯”
杏认真地想了想,“不是姐姐,她⋯他带不动这么重的花环。”


17.
“⋯喔。”檐下阴影里半睁着眼的朔间零惊叹了一声,“小姑娘这样真是可爱呢。”
大神晃牙冲他磨了磨牙。
“花环很精致啊。”朔间零毫不在乎地打个哈欠,往更阴暗的地方挪了挪,又趴下身子,“小狗看起来这么有干劲,真让吾辈羡慕。”
要不是杏在,大神晃牙几乎要扑上去咬住这只以玩笑自己为乐的混蛋猫。
杏有些不安,“不知道是谁送过来的。”
“这个蓝色倒是和那只小鸽子很像。”
“小鸽子?”
“跟小姑娘一样,是个引人怜爱的孩子啊。哈啊⋯好困。”
朔间零的声音显得非常疲倦,白天的他的确毫无干劲。
杏还想再问些什么,却见朔间零已经睡着了,身子随着呼吸微微起伏。
据朔间零本人说,在梦之咲森林里,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18.
视线,对上了。
紫之创一个趔趄几乎摔下树枝,扑棱几下翅膀险险稳住身子后,他听到兔子轻柔的声音。
“你好。”
杏这么说完,抬着头看着树叶中的蓝色,比天空的颜色更加澄澈的蓝。
害羞的小鸽子在树叶间露出一双明亮而羞怯的眼睛,咕咕地发出不安的叫声。
“⋯您好。”
“我之前还以为是树叶之间的花朵呢!”杏笑着,“因为是很美丽的蓝色。”
紫之创害羞得说不出话来。
“可以下来说吗?”杏问。
意识到对方就这样背着手仰着头很累,紫之创忙说了一声抱歉,然后停落在杏身前的土地上,低着头不敢去看她。
白色突然靠近了。温度也毛茸茸的。
“很可爱!”完事,杏拍拍爪子说。


19.
是一顶花环。紫之创感觉得到。
“淡红色,很适合你呢。”杏伏下身来凑近他,笑着,“以后请多多指教了。小鸽子。”
“⋯紫、紫之创。”他说。
“我叫⋯”


20.
花环被紫之创珍藏着,虽然没几天就腐坏了。
那天,杏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名字,就被灰狼一脸凶相地叼了起来。
“真是的。这么晚了还不回来。真把本大爷当看门狗了吗?”他含糊不清地指责。
“对不起⋯”杏认真地道歉。
然后挥挥爪子和紫之创道别。
紫之创拍拍翅膀。
感觉今天的梦之咲森林格外美好。


20.5
“不要总是自说自话地让本大爷干等啊!”
灰狼不开心了。
兔子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大花环,抬起爪子趁灰狼没反应过来迅速给他戴上。
“哇!很可爱呢,大神君。”杏鼓着掌真心实意地夸奖。
“⋯你这是在嘲笑我吧!?”
花香不住地涌入鼻子,还有兔子身上的气息。
“不要去碰!”杏止住他的爪子,“我辛辛苦苦编的。不要摘下来。”
的确以狼的力道很容易弄散花环。
“切。”大神不屑地发出嘲讽,“真麻烦。”


20.55
到睡前大神也没想起要把花环取下来,还是杏提醒了才嘟哝着任杏靠近自己取下花环。

——TBC——

非常短小。2k+。
只放出了一个新设定:创妹鸽子设定。剩下的都还很纠结⋯啊。
看见题目的时候想到了树,就想到了鸟类,然后就想到温柔的小天使创妹。创妹美好得像花朵一样,我是这么想的。
谢谢看到这里。比心。

希望大家有喜欢的梗可以告诉我,虽然我文力有限,但很可能我的脑洞更有限⋯

评论(10)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