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零杏]夏日三十题(1,3,4,5)

●夏日三十题,题梗来自 以卫沧海 太太的三十题。已有授权。没有办法@或放链接,非常抱歉。
●私设:零杏同居。杏在梦之咲就职。阅读无碍。
●ooc可能。意见/批评请评论,请不要大意地指出我的错误,比心。



1.逐渐攀升的气温

“明天又要升温了⋯”朔间零才刚睡醒,掩嘴打个哈欠,眼角泛出几滴生理性泪水,抬手抹去后眼角旁便留下一点水光。
他趴在床上,脑袋枕在叠起的手臂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天气预报,“大晴天啊⋯”
杏忍不住把那一点水光也擦干净,手指触到的皮肤似乎也随着夏日的升温而更加温暖了。
朔间零握住她的手,眼睛看向床头一小叠衣物。
“明天,你就穿那件去学校?”他笑容和煦,语气也比较温柔。就像提出平常任何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梦之咲对教师的服装并不太拘束,面对一堆偶像学生,杏的打扮也主要是简洁大方的风格。
半个月前,她还穿着长裤。
一个星期前,就主要是休闲的适宜活动的中裤了。杏的说法是,长裤太热了有点麻烦。
三四天前,杏受不了贴在腿上的布料,穿了一次半身裙,到膝盖的深蓝百褶裙,配上简单的白色衬衫和高马尾,看起来像个女高中生——据她的学生们说。
“对啊⋯”杏看一眼朔间零指的那件裤裙,毫不在意,“没办法,天气实在是越来越热了——”
穿裤子几乎就是一种折磨。
“说起来吾辈也很少见杏穿这件呢。”朔间零握紧了她的手,嘴角微微上扬,“有点想看了。现在。”
杏原本想说“那就明天吧”,但接触到零的眼神,又自然地吞回了拒绝的话,乖乖去换上了。
“⋯果然很可爱啊,小姑娘。”
裤裙不长,到膝盖上方十公分左右,黑色的裙身衬得裸露在外的皮肤更加白皙。
朔间零说完,伸手摩挲了一下杏的大腿。他的体温本就偏低,这会儿又是在空调间里,冰冷的手指刺激得杏一个哆嗦。
朔间零抬头,杏低头。
他笑了一下,先是轻轻捻着裙摆,看杏一脸茫然,旋即又撩起薄薄的裤子布料。
⋯⋯。
接下来的几天,为了防止腿上的不明痕迹暴露,杏还是乖乖穿上了长裤。


2.略。


3.白天越来越长

杏关上家门,蹬下高跟鞋,随便把包一扔,整个人几乎瘫在沙发上。
但是身下一具身体有些硌人。
杏立马又站起来,看见了已经瘫在沙发上霸占了整个沙发的朔间零,看上去比平常虚弱了不少。
“零?”杏伸出手去探他的额头,较她手心还是微凉的,又想起他并非常人,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别担心。”朔间零懒懒地睁开眼睛,看着蹲在自己身前的杏,“最近白天太长了⋯吾辈恢复元气的时间暂时减少了而已⋯夏天真乃吾辈的强敌,不给吾辈一点准备对敌的机会就不断加强攻势⋯⋯”
杏松了一口气,将他额上粘了冷汗微湿的刘海拂至头顶,顺手摸出自己的发卡给他别上。
舒服了不少,朔间零惬意地眯起眼睛,换了个瘫软的姿势,然后软绵绵地道谢。
“这么说来,好好休息就行了吧?”杏撑着膝盖半是观赏半是担心地看着朔间零,马尾从肩侧滑下来,贴着有些黏的颈侧,还有点痒。
她抬手要去拨开马尾,朔间零已经先她一步完成,接着爱怜地抚摸她的颈侧,肌肤相贴间就互相感受令人心悸的温度。
“不行哦。”朔间零认真地否认她的说法,“那样不够。”


4.冰糕外面的巧克力脆皮

“唔——好冰。嘶⋯”
干脆利落地一口咬下手中的冰糕,杏的牙齿被冰得一麻。
朔间零整个人都在檐下的阴影里,眼眸半阖昏昏欲睡的闲散样子像午休中的猫,听见杏的吸气声,他好像清醒了些。
“你总算醒了?我还以为你会睡到晚上呢。”杏坐在炽热的阳光底下享受着皮肤被灼烤的微疼感,转过头和朔间零说话,手里的冰糕没了巧克力脆皮遮掩的那部分摇摇欲滴,她还毫无察觉地扬了扬手,“我去帮你拿一⋯”
朔间零扯过她的手,一口咬上去,冰糕剩下的一半看起来安全了不少。
杏也不在意,只是笑了一下,接着把问题问完,“我去帮你拿一根吧?”
“不用了。”朔间零三两口啃下那层脆皮,心满意足地倚回门上继续打盹。
“⋯⋯”
杏只好继续把冰糕吃完,没了脆皮的包裹,冰糕融化得很快,她也被迫短时间内解决。
杏吃完洗了把手回来继续晒太阳,晒了一会儿突然又看向朔间零,感到很不可思议似的问,“零居然是先吃完脆皮再吃冰糕的吗?”
“嗯?”
休憩中的猫懒洋洋地回问了句。
“居然有人不是脆皮和冰糕一起吃⋯”
杏嘟哝了一句,感觉自己被晒得有些晕了,也退回阴影里,睡意渐渐上来,头往膝盖上环着的双臂间一磕就睡着了。
难得的休假中独处,两个人大白天的却都睡着了。
不过,反正还有夜晚。


5.天热依然有胃口——救命我的体重

杏呆呆地看着体重计上显示的数字,眼前一黑。
“怎么了吗?杏。”
朔间零捧着一杯番茄汁经过房间门口,往里面看了看。
“为什么同事们一到夏天就会变瘦,我却不减反增啊⋯”杏抱怨着。
把朔间零推上体重计发现他的体重仍旧稳定甚至还有减轻的趋势时,杏看他的眼神变得怨念非常。
朔间零揉揉她的头发像是安慰,“小姑娘又不胖。再长几斤肉也没关系啊。”
“可是学校的女老师都瘦下来了,就连姐姐都跟我炫耀他的减肥效果⋯”
“天气一热,人的胃口或许都不太好吧⋯”朔间零仔细想了想,“小姑娘就完全没有这样的症状,身体健康得让吾辈十分放心啊。”
的确,女同事们的饭量都或多或少地减少了。只有自己的食欲没有降下去还依旧什么都能吃,不仅如此,当天气太热消耗能量多一些时还会吃得更多⋯抓到了问题关键的杏陷入了无限的自我谴责。
杏决定减肥。
先从“少吃点”开始。
朔间零试着阻止了一下,但杏坚决地不采纳他“小姑娘这样就很可爱了肉感也不错”的中肯意见。
直到月上梢头,吸血鬼说着“吾辈帮你分担点重量好了”,饱餐一顿后一边就着月光餍足地舔着杏伤口渗出的血液,一边有些嫌弃地埋怨最近血的味道不太好了。
杏满面潮红,无力言语,从她听到埋怨到理解那些话,似乎是个格外漫长的过程。
隔天又开始了想怎么吃就怎么吃的随性生活。


——真·TBC——

短小。
半个小时前在想今晚再不更新别睡觉了,结果填完4题已经过了零点。
人生不就是落落落落吗?
好久不见⋯不过接下来我要开始大力补作业了,三十题会好好更新的可能性挺大⋯
总之,抱歉。
还有,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
比心——♡

评论(4)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