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零杏]夏日三十题(6,7,18,26)

●注意事项见前篇。
●意见/批评欢迎走评论,感激不尽。




6.电风扇单调的旋转+7.汗水和黏糊糊的皮肤

高大的香樟树落下绿荫,树叶间蝉鸣四起,高歌声一浪盖过一浪。窗外的小路上空无一人,滚烫的阳光撒了满地,反射着变成灼目刺眼的白色。
机器运作的嗡嗡声失了存在感。
“好——热——”杏忍不住抱怨,声线在高温的空气中很快被消磨干净。
朔间零吃完冰糕,附和了一声,接着把签子搁在一旁原本用来放水果的小碟上,和杏的签子黏在了一起。
电风扇的风力开到了最大,顾自转着叫着,朔间零盘腿坐在电风扇前,脑袋垂着眼看就要睡着,一滴汗水嗒地滴下来。
杏有些担忧地看向他。
“唔⋯热得睡不着。”朔间零抬手撑着额头,虚弱地说,“暗夜快点来到就好了——”
他的头发扎了起来,软软地偎着后颈,刘海也用发卡别住,乍一看起来倒像十六七岁的活力少年,只是一言一行都透出与外表不符的颓唐。
杏也在流汗,不是出汗是流汗,比朔间零还要狼狈。如果不是空调坏了,两个人才不可能一身汗地在这儿吹电风扇。
杏伸手摸朔间零的额头,摸到一片冷汗,掌心黏黏的凉凉的有些难受。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同时朝对方比了比手心的汗水。惊诧地对视一会儿后,朔间零开口道,“一起吧。”
水龙头的水也是温的,没有一点凉意。杏掬起一捧水往脸上一扑,整个人清爽了不少,抹一把顺着脖颈往锁骨淌的水珠,有几滴从指间逃脱打湿了宽大的白色T恤。
杏侧过脸想去看朔间零的进度,却被一块毛巾迎面盖住,微冷的手指牵引着毛巾拭去她脸上的水珠,接着往下去,停在了在锁骨处。
杏不动声色地从朔间零手里接过毛巾,冲他甜腻腻地笑了一下,带着几分讨饶的意味。
天这么热,不要再接触了吧——
朔间零对她的小把戏毫不受用,只是低哑着嗓音道声抱歉,环抱过她在宽大衣物下更显清瘦的肩,低下头舔了舔她白嫩的皮肤算是前戏,接着不留情地咬了下去。
杏的指甲隔着衣料压进他后背,按理来说早该习惯了,还是忍不住嘤嘤呜呜地像是要哭出来。
抱歉,有那么疼吗?
朔间零结束后问。
杏因为这场近似情/事的吸血又出了一身的汗,抱着她的朔间零也没好到哪里去。裸露在外相触的肌肤都黏答答地贴在一起,杏有些不适。
她扭了扭身子试图让朔间零松手。
“冲个澡吧?”恢复了一些精神的朔间零并没有松开她,稍稍抬了一只手摸了摸她汗湿的头发,问她。


26.用勺子舀着吃半个西瓜

杏盘腿坐在沙发上,半干的头发地团在脑后,怀里抱着半个西瓜。
她把勺子松松咬在齿间一晃一晃,眼睛认真地盯着电视机上的节目。
朔间零在她旁边坐下,看一会儿节目又转头看一会儿她,然后伸出手去把勺子拔了出来。
“唔!”杏吓了一跳,一把握住朔间零的手腕试图停止他的动作。
然而迟了。
“那么突然⋯”专心被打断的杏看一眼朔间零,有点儿抱怨的意思。
朔间零舀起一勺西瓜递到她唇边,懒懒散散地道歉,“抱歉抱歉,小姑娘看电视太认真了,让吾辈忍不住就想逗弄一下⋯”


18.阴凉地里下象棋的老头子们

散完步坐在树下的长椅上,看着夕阳一点点落下去,暑气逐渐消散,傍晚独有的凉风柔柔拂来。
不远处的一片阴凉里不时传来叫好声与惋惜声。
两个老头子穿着背心裤衩,摇着蒲扇下象棋,旁边聚了几个围观的,倒也热闹。
杏突然笑了出来。
“⋯怎么了吗?”
“零以后也会变成那样吗?”杏抬手一指,说完自己先笑了,趁零没开口又补充道,“不过现在也算是老年人了吧?”
“⋯⋯”朔间零沉吟一会儿,“没错呢。不过吾辈的外貌不会苍老。”
居然认真地回答了。
“可我都想到了,零老了之后穿着背心坐在阴凉里和旁人一起下象棋的场景,我不觉得零会输。⋯应该会被称作‘常胜将军’什么的吧。”杏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自己的脑补,然后自己给自己捧场,止不住地笑。

“小姑娘那么希望吾辈变老吗?”朔间零摸摸脸颊,看向远处的夕阳,“要是老了可就没这么帅气了哦。”
杏嗯了一声。

“我们一起的话,就更好了。”
杏看向朔间零,看着他暗红色瞳孔倒映出夕阳的光彩,嘴角勾起浅淡的笑。
然后伸出手去,坚定地握住他的手。

——应该不会TBC的TBC——

短小如我。
跳了很多题,写着写着突然文力透支了。
下次更新上别的吧。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比心!

评论(3)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