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英杏]绝配

●英杏。怨念产物。
●可能ooc。
●我爱英智,也爱杏。比心。












天祥院英智是在一片笑闹声里醒过来的。
正是春日午后一两点钟的光景,阳光在玻璃上晕开,变成刺眼的反光。他伸出手去摸一把相片,隔着温烫的玻璃,自然唤不起记忆里绵软的触感。风还是有点凉的样子,他关小了窗,楼下的小孩子们看见他出现在窗边,都大声打招呼。
“天祥院叔叔!”
唯独一个孩子静静地看着他,那孩子坐在树底下,捧着一本书。同伴邀请她一起,她也只是笑笑,温和的笑容完全融化在阳光里。
……真是一模一样。
英智不忍心再看,离开窗边回到书桌前,待机的画面变成一片数据,还是三个小时前的状态。最近效率越来越低了。只感觉一不留神就会死掉似的。



“……不甘心。怎么想都不甘心。”



他不想再回到医院,即使医院的草坪是更美的风景。春天的时候会是一片茵绿,还会有久病不愈的病人在长椅上唱歌,唱着唱着眼泪就掉下来晕湿面颊。
“不管怎么说,让生命结束在这种白花花的地方……太挫败了。我明明可以再活五六十年呢。”
——他根本就说不出这种话。



他也记不起那究竟是几年前的事,一个生命苟延残喘了太久,时间已经不是需要反复在意的东西。他有时候会想,如果一个人早死那么几年,他的爱人就会被赐予更长久的生命。这件事必然是真的。这样的生命哪怕计时也是毫无意义的。
当时他看着少女垂首削苹果的动作,突然来了一句:“你听见了吗?”
“啊?”杏手一抖。
“我的心跳声。”他笑,“一下一下的,搏动的心脏,不知道再过多久才会乖乖安静下来呢……”
杏继续削苹果,无言以对。
“呐。你这样……算什么呢。看着我狼狈的模样,欣赏濒死的皇帝奄奄一息的丑态吗?可你并没有彻底地毁掉我……杏,你会嫁给别的男人吧?那时你才能完全地毁掉我、我的灵魂……”
“英智,你听见了吗?”她的声音很平静,手腕却有水珠往下淌。
“你听见了吗,那个歌声。唱歌有什么意义吗,哪怕这样她还是会死。她就要死了。她还有两个月的生命。再强烈的求生欲也救不了她。你为什么还活着?到今天还活着?你为什么不去死呢。去死啊。”她站起来,“为什么我非得听你这个神经病念念叨叨的啊?那么想死,你去死不就好了?为什么我要喜欢你要在这里看着你半死不活的样子?”
她满脸都是泪,胡乱拿袖子抹了一把,放下苹果和刀转身就走,膝盖磕到椅子上,立时出了一片青,但这丝毫没阻拦她的脚步。直到温凉的手指扣住她的手腕,少年的挽留像做错事的孩子的道歉,“杏——”
少女哭得乱七八糟的还不忘记气他,“干什么啊你。我反正会嫁给别的男人。到最后我们什么都不是。你去死就好了!呜……松手啊你!”
“我不会死的。”英智抱住她,从后面亲吻她的耳尖,一下一下抚慰,“我不会死的,杏。刚才是我太过分了。我不想死。也不想看你嫁给别的男人……杏。我不会死的。”
她转过身来埋在他怀里哭,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实在哭累了,一抽一抽地。又问,“你听见了吗?”
“什么?”
“那些小孩子……的笑声。”
“嗯。”
“英智。我们也会有那样的孩子的,活泼又有精神…呜呜……”她一想到他的话,又开始哭起来,“你——”
他呼吸都要停止了。想不出怎样才能让她停下眼泪。最后只好吓她,“别哭了,再哭我就要亲你了。到时候万一我突然缺氧窒息——”
杏一双泪眼狠狠瞪他。



“爸爸!”小姑娘怯怯的声音响起。
英智低下头去,一只白嫩嫩的手抓住了他的袖口。
“你又在想妈妈了吗?”
“嗯?”他把小姑娘抱起来放在膝盖上,哪怕这点动作都有些吃力,“为什么不跟那些小伙伴一起玩?”
小姑娘不回答,温热的手摸上他脸颊,“爸爸,你哭了。”
“大家都在玩游戏,你一个人看书会没朋友的哦。”
“不要扯开话题啦。”
“好吧。”他亲亲自己的女儿。
“妈妈只是出差几个月而已,爸爸就哭成这样。可是……我也想妈妈…呜呜呜……”
小女孩的眼泪一发不可收拾。
“还笑话我……真是的。”
“妈妈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爸爸,我好想她……”边说边哭。
“你今天吃药了吗……?要乖乖吃药,妈妈知道你很听话,就会早点回来。”英智叹一口气,一如往常地安抚,说完亲了她一口,又搂紧了些。



他突然想到和杏的最后一次亲吻是在一个冬天。没有下雪,阳光稀疏。
杏没有束头发,凌乱散发的模样也很美。她下床站起来,攀住他的肩,踮起脚还是埋怨,“英智好高。唉,我也好想长高一点啊……”
他还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唇突然被吻住。冰凉。很冷。
只要是她的给予,他一向乐于承受。他回吻她,直到她气喘吁吁地软软推他,“够啦……”
用力呼吸几口气,她偎进他怀里,喃喃,“……不甘心。怎么想都不甘心。”
“英智……我明明那么爱你。”
他揉揉她的头发,“病人和病人,不是绝配吗?”



女儿从五岁那年开始患病。
葬礼的第二天,她早上自己穿好衣服,跑到一夜没睡的英智旁边,摇醒意识不清的他,“爸爸爸爸,妈妈出差还没回来吗?她说好要给我带礼物的!”
“……”英智说不出话来。
“爸爸,我们给妈妈打个电话问问她吧!”
小姑娘笑容满面。
啊。英智用力抱住她。拥有了那个和杏如出一辙的笑颜。



Fin.


……为什么寒假作业这么多啊!!!
哭到昏厥。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小高考。

评论(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