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all杏]不眠之夜

●不眠之夜(零),相当于楔子吧,然而有没有所谓的正文还是个有待商榷的问题……
●all杏,世界崩坏暗示,黑化与监禁暗示,避雷注意。
●写出来自己过把瘾,因此无逻辑,一切目的都是爱。















00.
关于杏前辈,我一直有种感觉——她就像,处在这个世界的正中心。
就比如,在肉眼可见的夜空,被众星围绕着的是月亮。
很久之后,我才逐渐察觉到这想法中的一些偏差。



01.
第一次看见杏(姑且允许我这样称呼她吧,在我自言自语的此刻)是在入学典礼。我的身旁坐着黑色长发的少女,她在长时间枯燥无味的代表发言中端坐不语,安静得格格不入。
她的领结戴得非常整齐,领子立着,挡住一小截颈部肌肤,白皙的皮肤上有淡淡的青紫——脉络分明。
也许是被我盯了太久,她转过来,和我对视几秒,接着笑了一下。很奇怪,她笑起来的时候,我想无论对面是谁,心跳都会被奇异地牵动。她…不知为何,显得太特别了。
不不不不不,我是个女孩子,对她绝无非分之想!
我明白那是表示友好的笑容,随即有些紧张地回报了一个微笑。
“你是制作科的新生吧?”她问。
“是的…那个!我的名字是小玉纪和。”
平时沉着冷静的我去哪里了!我忍不住脸红了一下。
“不用那么紧张啦。”她摆了摆手,见前排有人回过头来,她看向我压低声音,“我听说过你,你是这次制作科提前测试中成绩最优秀的呢,就连门老师都多夸了你几句…哦,对了,我叫杏——总之大家都这么叫我。”
她的话有点奇怪,但我也无法细致说出哪里奇怪。
“总之,小玉如果有什么不懂的,欢迎随时来找我!”典礼结束退场的时候她为我俩近半小时的窃窃私语作了结语,虽然我不是个自恋的人,但在她说出来的这句不能更普通的客套话里,我感到她真的十分希望有人去找她。
我清楚那是不可行的,虽然短暂的相处使我对她产生了强烈的好感,她毕竟还是制作科最忙的一位,也许教师都比她清闲一些。



02.
制作人的工作很杂,也很累。这是我一个星期下来最鲜明的认识。
好在偶像科的学生们也大多配合,不配合的也有,尤其是某几位前辈……不过那些都在杏手里,制作科的新生不需要很操心。大家都对杏一致地服帖。
说起这个……第一面时我就想过,杏去年孤身一个女孩子面对偶像科三十多个男生,就不会有什么粉红色不可言说的故事发生吗?可一旦问出口,又觉得非常冒犯。杏作为制作人的工作狂程度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哪有时间谈情说爱。
但在一次一起吃午饭的时候,我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八卦之魂,小心翼翼地问了。
“杏前辈面对那么多帅气的男生……就没有心动过吗?”
我们并排坐在楼顶的长椅上,所以我也看不见她的表情。突如其来的沉默让我感觉自己问了一个对她而言很糟糕的问题,急忙道歉。
“不,没关系……”她的声音有点干涩,“有过哦。”
“哈?”
我用力稳住差点落地的筷子。
“很吃惊吗?”她笑了。
“不是……因为前辈看起来……”很清冷很禁欲。永远整齐的领结和纽扣,微卷的黑色长发,规矩的百褶裙边,通身自我防卫的疏离感。
“以前有过哦,对帅气的前辈动了心…什么的,”她突然很严肃,“所以说恋爱禁止啊!结局实在是太悲惨了。”
(我大概永远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她选用的词是“悲惨”。)
“小玉有没有呢?”
“怎么会…我才刚刚记住脸和名字而已。”
“那就是没有特别有好感的偶像咯?”
“好感什么的……”我仔细想了想。
杏看向我,我从她深色的瞳孔中看到一点瞬间亮起的火光。
呃…她也有一个八卦之魂是吗。
“就是,好感度——会在心里有这样的比较吗?谁的好感度等级最高什么的……”
她语速很慢,又一直灼热地盯着我。
“好感度等级…那是什么啊…”我笑了一下,“前辈会对偶像们有这种评分标准的吗,太可爱了吧……”
杏瞳孔深处的光熄灭了。
她转过身一下一下戳着米饭,声音又变得干涩,“才不会啦。杂志上看到了就很好奇而已。”
“不用遮掩啦,这不是很可爱嘛。”我还是想笑,一向冷静自持的杏居然有这样一面。
事实是,我将很快意识到,她正承受着些什么,无法言说的苦痛。
可我不会有机会明白了,她瞳孔里的那一点光亮究竟意味着什么。



03.
端倪从某个午后开始出现。
“啊啦…杏酱在这里呢。”
就在杏认真地为我讲解疑点时,一个温和的声音有些突兀地响起,杏手里的铅笔顿了一下,划出一道扭曲的短线。
被吓到了啊。我用橡皮擦去那道痕迹……下手好重,擦过后仍然留着印子。
“这是杏酱的新朋友吗?”金发的少年打量我一眼,接着摆摆手打了个招呼,没有互相介绍的意思。他虽然在笑着,却不断地用冷意推开周围的人。
哪怕是个普通高中女生都会认识他,何况我也算个新手制作人了,自然知道这位是鸣上岚,与我几乎没有交集的偶像科三年级学生。
“最近总是找不到妹妹,没想到是另有新欢了吗?”他旁若无人地拉起杏的手,以受伤的委屈语气抱怨着。杏手里的铅笔摔到地面跌断笔尖,表情一点点苍白。
这两人意外地像闹别扭的情侣,尤其是杏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和手上轻微的挣扎动作。
“抱歉抱歉,学妹。”鸣上岚把杏拉离长椅,对着我笑,“这一位可爱的女孩子我先借走了哦?”
他笑起来的时候真有点要命,明明是个男生却柔美得让人窒息。我只好点点头。
杏被他握着手拉走了,走出几步远时,她回头看了我一眼,满是企求。
杏…和偶像们的关系也许并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和谐友好,虽然他们的羁绊足够深。我忽然意识到这点。加上鸣上岚的状态很不妙,这时实在看不出他是偶像科的学弟们公认的好脾气,我不由地担心了。
他们并不是什么闹脾气的情侣,就算是,任这事态发展下去也很糟糕。
无法对那样的眼神置之不理,我站起身正打算跟上去,鸣上岚突然回头看了我一眼。
……两个人之间的事,恐怕轮不到我来插手。
他是这样的意思,我看得懂。



04.
没有想到再见面是一个礼拜以后,我在楼顶的长椅上向后倚,一只素白的手突然割裂冷色调的天空。
“……!”我坐正,“杏前辈?你……”
有很多想问的问题,你去哪里了,为什么总是找不到你,哪天之后鸣上前辈做了什么,他有没有很过分之类的。
“嘘——”杏双手枕在颈后,向后靠住椅背,用和我刚才一样的毫不淑女的姿势看天,“哼哼~”
挺开心似的。
“逃出来了啊——”她闭上眼睛感叹。
“啊?鸣上前辈他到底做了……”
“什么也没有哦。”她打断我,笑,“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再次看到…比这更真实的天空。”
虽然不懂她在说什么,但这似乎就是她全部的追求,凭着这股直觉,我坚定地对她说,“一定可以的!”
“哈哈哈,纪和好可爱啊。”她坐好了摸一把我的头发,“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制作人。”
“……像杏前辈这样吗?”
“我?我才不是呢。我是假的。”她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笑容灿烂。
我心里一动,垂下视线,扫过她领口时突然顿住。
领结……有些歪斜,看得出系结的动作很潦草,不像是杏自己打的。
淡淡的红色痕迹在领下的皮肤张扬着。
我移开视线。



05.
开学最散漫的开头过去,时间一下子紧了起来,等到再喘口气,已经快是圣诞节。
平安夜的晚上,杏做完最后一件服装,倒在我肩上直接睡了起来。她身上有一种温和的香气,并不是洗发水,也不是柔软剂……是什么呢……
正昏昏欲睡地沉思着,有人推开了活动室的门。
“啊啦啦。杏原来在这里呢。”很好听的少年的声音,“我的直觉能找到杏,果然没错呢~”
我一下子醒了,也许是我肩膀的动作幅度大了,杏也动了一下,接着一头倒在我的腿上。头发搔着皮肤,痒痒的。天呐,我……我感觉到自己脸红了……不不不,我绝对没有对杏前辈抱着那种心思!
进来的人气场好冷漠啊!杀气!我小心翼翼地看向他,结果有点被吓到了…
“月、月永……”察觉声音太大,我连忙闭上嘴。已经毕业的前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杏不安地嘤咛一声。
他拍了拍肩上的雪粒,变成笑嘻嘻的状态,不太在意地打招呼,“工作辛苦了。我是来带走杏的,不介意吧?”
“不……”我摇摇头。有杏在的地方总会出现超厉害的偶像前辈什么的,不是早就该习惯了嘛。
月永前辈走过来,蹲下,把睡得迷迷糊糊的杏扶起来,然后用手指去碰杏的脸颊。
我猜那只刚掸过雪的漂亮的手一定冷极了,因为杏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然后半梦半醒地认出身前的人,“前辈……”
接着居然露出要哭出来的表情,同时一副哭腔,“不要,你走开……”



06.
月永前辈很头疼地看着刚睡醒的杏,翠绿色的眼睛里有受伤的痕迹。
好在杏很快就完全清醒了,看样子也根本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只是对月永前辈道歉,“抱歉前辈,我忘了今天……”
“真的吗?”月永前辈就蹲在原地,双手托腮笑眯眯地看着杏。
太、太可爱了……
我遭到会心一击,同时发觉此地不可久留,以家人还在等我为由很快离开了。
带上门的时候听见月永前辈小孩子一样天真的发问,“杏…真的是忘记了吗?”
杏冷笑一声。
我惊呆了,在月永前辈投来视线之前转身就走。
我……在怕什么啊。
总觉得再听下去,就会知道对一个少女而言,地狱的真正模样。
所以我逃开了。
雪下得还挺大的,倒不是很冷。雪粒在掌心融化时,热量开始被夺取,我突然坠入深渊。



07.
在我的印象里,杏是非常冷静的人,从没见她表现过少女该有的烦恼,根本就不是会和偶像在工作之余发生恋情的性格。
所以……那时到底是……
“纪和!”
“在!”
“你的反应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爱呢。”杏拍了拍我的头,“好久不见,来看演唱会吗。”
“嗯。”我点点头,“前辈工作还顺利吗?”
“挺好的吧。Undead…是不需要我很操心的类型呢。”她转过头去,接过店主递过来的两杯热可可,递给我一杯。“我可是很早就看见你了,你却一直没注意到我呢。有点伤心啊。”
她戴着深色的围巾,脸颊被冻得有点红,微微的青黑在眼睑下方很明显。看来工作还是很累,Undead的成功不是那么轻松。
其实,我很早就预感到她的选择。
早在高中时期,在她书包最底层压着的本子掉落出来,我伸出手捡起的那一刻,翻开的最中间几页,写满了同样的名字,笔迹稚嫩。
朔间 零。
上面覆盖着满满的叉号,鲜红刺目,像心头血滴落。不是爱极,就是恨极。
她快速夺过本子,眼底的慌乱无法收拾,最后化作漆黑的苦涩。
那绝不是恋爱。我断定。



08.
“对了……前辈和濑名…”
“别提了…”杏打断我,神色不振,“早知道绝对不答应拍摄那组照片,最后还变成这样…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向洁身自好的金牌制作人杏,身为Undead的制作人,前两天与knights的濑名泉传出了绯闻,娱记把这两人的相处细节从高中一点一滴说到不久前濑名泉的最新拍摄作品。
“我真的只是刚好在场,突然就被喊过去拍摄,连补妆都不给时间,太过分了……”杏咬着吸管抱怨。
“照片,很好看哦。”我努力想表达自己看到二人画面时的那种悸动感,“真的,像是初恋的感觉……只有前辈能拍出那种效果。”说着我拿出手机,“我存下来了,特别是这一张!怪不得会被八卦呢……”
杏愣住了。
照片里夕阳的光线正好,白鸽栖息在公园的长椅、喷泉旁,银发的男人吻住她的额头,她的表情茫然中带着小心翼翼的幸福。
伸出去的手来不及收回,一捧鸽子食躺在白皙的手心,静待啄食。
“我知道佛罗伦萨的这个公园,”我想起皮埃特罗·克里斯皮对阿玛兰妲这样说:
“你一伸手,鸽子就落下来吃食。”



09.
演唱会散场后,我一个人回到家,想了很久,还是发出一条信息。
「前辈有男朋友了吗?」
想了想,又发了个颜文字显得不那么突兀。
很快就收到回复。
「怎么可能啦(笑)。」
剪不断的牵绊越来越混乱,我想说的想问的有太多了,最后只是认真地编辑了一条,或许非常奇怪的信息。
「我希望前辈能和相爱的人幸福地在一起。」
很久没有回复,直到我睡着。
新的黎明到来时,我打开手机,发现她深夜时的回讯。
「谢谢,一定会的。」



10.
从歪斜的领结开始,我发现她午睡时也会梦呓,甚至会流泪。
越来越多的痕迹被注意到。
褶皱的裙边,颈侧的创可贴,清浅的香水味,手腕处的红痕,在阳光里打瞌睡时的疲惫。
说“我回家了”的时候,那笑容也绝非发自真心。
纤细美好的身体,究竟是被什么人拥有。也许不问更好。鸣上岚霜冷的眼神,月永雷欧故作温柔的询问,名字上一层又一层的叉号,夕阳里那个初恋的亲吻。
什么是真的,什么又是假的呢。
这片天空,明明再真实不过了。



-fin.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出来,杏是一不小心搞出世界崩坏事件的倒霉玩家,出不去了。
写完我反正是爽了……
选了第三方视角,其实是因为可能会写完这个系列吧(醒醒不要做梦了)。
比心。

评论(21)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