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all杏]不眠之夜(一)

●有姑娘点了薰杏,所以这篇是薰杏,不眠之夜不是连载,大概是系列一样的东西,共用一个故事背景,所以基本是想到什么写什么……
●隐all杏,本篇私心掺零杏。
●不是纯洁的恋爱关系,慎入。双方都比较混乱?再说一遍慎入,尤其洁癖。
●原创人物麻生小姐,薰哥迷妹,没啥重要性。















01.
杏看着腿上那颗黄灿灿的脑袋,叹了口气。
试想一下午夜十二点听见门铃声,打开门发现是当红的偶像笑容灿烂对着她笑……时机人物事件都太不妥当,好在杏习以为常把人请进来。一坐到沙发上,这位靠脸吃饭的偶像就变得面无表情,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看,执着顽固得可怕。
杏真有些怕了,喊了声薰君,没有回应,再喊一声羽风前辈,羽风薰就又笑了。
杏不知道该怎样去描述那个笑容,感觉像是看见了春天的草地,冰雪融化露出底下半开的花朵。
不过她反应过来,羽风薰是醉了。正要去倒杯水,手腕被人用力一扯,身子跟着跌落在沙发里。
“杏……”
罪魁祸首万分缱绻喊着她的名字,绵长的呼唤里有一线酒香,微哑的嗓音磨砺她敏感的神经。她一下子挣开他的掌握。
随即羽风薰头一歪,倒在她腿上。她晃晃他肩膀,没反应,撩起他头发去看,竟然睡着了。
杏松了一口气。
隔着裤子的布料她能感觉到他的温度,温热地、微妙地令人难过。现在的她突然和多年前那个不谙世事的女高中生连接起来,从前也有人枕在她腿上,抱怨着越来越少看见她,她说没办法啊,最近很忙。像在哄小孩。对方不满,冰凉凉的手就去触碰她的脸颊。
那时候杏完全不明白,世界的规则究竟是什么样的,只以为按照既定的路线走完一场就好。
杏看向窗外,没有什么风景,一片漆黑,是深夜的颜色。




02.
羽风薰在上午阳光很亮的时候醒来,宿醉带来的头痛让他有些后悔过度饮酒,接着发现身处的房间很陌生。淡樱色的柔和风格,反而是……很适合杏的格调。
被惦念的人掐准时机一般,晃悠悠出现在门口,“薰君这是失恋了吗,深夜醉酒早晨却从女性制作人家里出去,被狗仔撞见的话…薰君在圈里的女人缘可就危险了啊。”
羽风薰揉揉太阳穴,“那就再深夜离开嘛。总之是小杏更危险吧?”
“知道就好。”她把一套新买的洗漱用品放在床头柜,然后笑了,“不管怎么说,薰君一向让我很放心啊。”
“啊啊。”有些烦躁地抓了把头发,羽风薰硬生生咽下一口气,“这样啊。”
床边的男士家居鞋又让他一怔。
刷牙的时候杏的声音传过来,“早上朔间前辈打电话来询问薰君的下落,据说昨晚在酒吧跟陌生的美丽女性一起失踪了呢?”
她坐在床头敲着腿上的笔电,也不管对方有没有要回答的意思,“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他呢。帮薰君请了一上午的假,我也顺便跟着翘班了。不过下午有练习和通告,还是要到场。……唔,这套衣服很适合你。”
羽风薰从盥洗室出来,说不清道不明的郁气让他脸色不太好,像是看穿他在想什么,杏很淡然地揭穿,“就当是我父亲之类的留下的衣服吧。”
“想不到薰君还会在意这种事。”杏合上笔电。
“小杏有时候真是不可爱呢。”羽风薰叹气。
“你身边并不缺可爱的女孩子吧?顺便麻生小姐今早也向我问候你了,联系不到你的小姑娘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杏学着著名女优关切的语气,“薰君为什么没来练习呀?杏小姐知道他缺席的原因吗?这样人家很担心……什么的。薰君怎么舍得把那么关心爱护你的女生放置一旁呢?”
“哎呀?杏这是在吃醋吗。”羽风薰从床头柜拿起手机,发现早就关机了,开机后看见一长串未接来电。
锁屏又放回去,一不留神碰倒几个塑料瓶,哗啦一阵响,没来得及伸手扶起,就听见制作人吐槽。
“只是被怀疑和你有什么不正当的牵扯,继而对自己的名誉与前途感到很担心而已。”
“这样可就太无情了吧,杏。”
这么说着,羽风薰已经把人揽进怀里,并且用受伤的语气重复:“杏真无情啊。明明我心里最重要的就只有杏。”
有的时候杏也会想,自己究竟改变了多少,怎么会有人说她是无情呢,她的喜怒哀乐那么鲜明,她在这个世界存在的痕迹那么刻骨。
“嗯……羽风前辈。”于是杏回抱住他,“我终于再也不只是小蒲公英了啊。有点开心呢。”
掌心所触到的身体僵了一下,杏笑嘻嘻地把人推开:
“薰君,还是太善良了啊。”




03.
“呼——”羽风薰一脸满足地仰躺在沙发上,“今天阳光真好呢。”
杏收拾着碗筷,好心情地哼着歌。她不能否认羽风薰的确让她很安心。
刚才的尴尬过去,那个拥抱连同那些话都被刻意丢弃,像从未发生过一样,两人都不以为意。
“这样,就好像和杏是一对结婚多年的夫妻。”羽风薰晒着太阳幻想更惬意的生活。
杏手上动作一停,还是决定不要打击他,选择继续哼歌。
羽风薰,真的没什么改变啊。冲净手上泡沫时她突然想着,两个人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关系呢,大概是在昨晚之前,甚至很久之前,莫名的信任就已经扎根。她关上水龙头的瞬间,感到自己不过是水流中的一滴,在羽风薰做同样的动作时,她会尤其幸运地停留在他掌中。
究竟是谁对此更执着一些呢。明明双方都没有可以用“深刻”形容的情感。
也许她需要这样短暂的停留,在格外漫长的无眠的夜晚,他带着酒香的亲吻已经给了她暂时的归宿。
杏听见手机震动的声音,估计是羽风薰练习时设置的,忘了切换回来。他居然又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丝毫不受来电影响。姑且可以把这理解为其他女性无法给予的安心吧?
“您好。”
“唔……是杏啊。”
非常熟悉的声音传来,杏有一种奇怪的心虚,和早上接到他电话时一样的感觉。就像她是背叛的那方那样。
她手上不由地握紧了点。
“朔间前辈。”
“薰君在忙吗?啊算了,不如说和杏谈更方便。”朔间零说着笑了一下,“要请薰君别沉迷在和温柔制作人的二人世界里,好好地参与下午的练习啊。”
“这个没问题。请放心吧。”
是在责备她一起请假吗?……怎样都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不过这反而是常态,大概朔间零也是一清二楚。
在这个世界里,谁也不曾对不起谁。
“嗯,下午见,前辈。”
忙音。




04.
“……小姑娘?”
“啊……抱歉。前辈……实在太困了所以……”杏揉了揉眼睛站起来,显然意识还不清醒,“拍摄结束了吗。”
“已经结束了。”朔间零揉揉她的头发,“昨晚没休息好吗?”
杏下意识想躲,又立马放弃这个念头。她低下头翻出手机,一边估计时间一边似乎不自觉地抱怨,“还不是托薰君的福。”
说完两个人都愣了好一会儿。
杏抬头看着朔间零,吸血鬼暗红色的眼眸是蕴着笑的,对视时一片温柔。她后退两步,把手机收起来。“我还有事,先失陪了。”匆忙慌乱地道了歉,她转过身就走。
“明天见,杏。”
真是鬼迷心窍,居然说出那种话。杏在深秋的冷风里吹了个透彻。根本没有必要去试探朔间零,他看穿自己的把戏是轻而易举的事,不,就连“轻而易举”的程度都没有。啊……真是烦死了。自己刚才究竟是怎么想的?
还是说,是想挑衅他?
明天见?不,还是不要见了吧。永远都不要再见面了。那样最好。
杏咬着牙生闷气。
“站在风口?”一件外套披上她双肩。
她转过脸去,眼圈和鼻尖还是红的。
“看来是冻坏了呢。”羽风薰笑她。
“你以为是谁害的。”杏没好气,对,的确都是这个人的错,从昨晚开始都乱套了,是他带给她的那种“这样刚好”的感觉让一切都乱套了。
她突然凑近外套领子嗅了一下。
“麻生小姐的香水味……”杏笑了,报复性地乜了羽风薰一眼,“完全被缠上了呢。”
“喂喂……这可不是吃醋的正常反应吧。”
两人走的是人迹罕至的小路,与外面喧闹的不夜之城格格不入。晚风带着时节应有的冷,本应把那些旖旎的氛围冰冻。
“才不会吃醋吧?女性的大众情人和男性眼中的清纯女神,这不是很般配吗?如果二位就此发展下去,哪怕炒一炒热度也好呢。”杏裹紧了外套,根本不顾衣衫单薄的大众情人。
“……”羽风薰居然认真地思考了一下。
“那才糟糕吧?肯定会让很多女孩子为我伤心。——原来如此,这才是杏的根本目的吗?真狡猾呀,想要独占我就直说嘛。不过因为害羞而话里有话的制作人也很可爱……”
“你想的也太多了吧。”杏无奈地瞪他。
她本来吹了冷风,眼圈红红的,一个眼神过来,水光潋滟。
羽风薰没忍住,直接把人拽进怀里。
“我可是很冷啊。制作人一点都不在乎偶像的身体健康吗?”
“……不在乎。放开。”
“不放。杏好暖和。”
杏挣扎两下,没用。
“那外套还给你好了。”
羽风薰装听不见。




05.
杏把袋子递给他,“你昨天的衣服在里面。你可以走了。”
“好冷淡啊……杏就不再挽留我一下吗?”
“我可不想有第二次昨晚那样的经历。”杏坐到沙发上看起深夜节目。
玄关处的羽风薰回过头来。
“那样……是哪样?”
“你——”杏一口气哽住,又没法冲着这张既无辜又好看的脸发火,这家伙明显什么都不记得了。
“什么都没有发生。”她继续看节目。
很久都没听见开门关门声,杏心里一惊,接着身旁的沙发一沉。
“我早就说过,”他声音低低沉沉很好听,“杏很狡猾。无论是转校生、制作人、后辈,还是组合制作人,一直都这么狡猾。”
“你到底想……”
“深夜十二点,”羽风薰示意她听外面传来的钟声,“在这个时间把男性带进家里,既赶走对方、又设置暧昧的悬念。太狡猾了。”
他在靠近,杏没法后退,支在身后的手一软,他已经笼罩在她上方。
“请你离开。”杏冷冷地看着他,又一次下逐客令。
“杏真的这么想吗?”羽风薰似笑非笑,“早上我碰倒的药瓶,不是你故意用来气我的吧?因为你趁我不注意,又把它们收了起来呢。”
杏脸色一白,“我说了……放开我。”
“不是这样吗?”
她急了。抬腿去踢,又被他压制住双腿。
“是这样就是这样!可以了吗?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吗?怎么,想再做一次?哈哈,也不是不可以啊,你不是很清楚吗,我只不过是拿你气朔间……唔唔……”
“运筹帷幄的玩家吗。”
不知过去多久,羽风薰离开气喘吁吁的制作人,抚摸她滚烫发红的脸颊。
“闭、闭嘴……”
居然被他这么嘲讽……还不如去死。
“不过没关系的。再多气气那个吸血鬼——也不是不可以啊?”他学她的语气,“你不正是这么打算的吗?”
“够了,你快给我……”
没出口的话被迫咽回去。
“……”
“乖……”他诱拐倔强不从的制作人,“张嘴。”




06.
羽风薰从床头柜没上锁的抽屉里找到了那两瓶药。
一瓶避孕药。一瓶则是完全空白,什么信息都没有。
下层的抽屉上了锁,也许永远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会更好。
杏已经睡着了。睡得不太安稳。时不时就嘤咛两声,看来在做噩梦。叫醒过她一次,结果再睡着时,还是一样的情况。等第三次握住他的手入睡,呼吸才平和下来。
仔细想想,制作人还真是有让人又爱又恨的本事。运筹帷幄?其实全是足以用可爱形容的小把戏,不过总比高中时不言不语的模样好多了,起码时间把伤口治愈,哪怕只是一点点。
所以,他们也就只能走到这一步了吧?
被麻生问起为什么留在制作人家里时,他本能地拒绝被束缚的感觉,只是沉默以对。
不能拥有更深的羁绊了。偶尔的慰藉已经是极限。就算被杏束缚是他难得的心甘情愿,这条路也就这么长而已了。
“薰君……?”
杏半梦半醒地喊他。
她以前基本上只会喊“羽风前辈”,见到他就流露出想要逃跑的意思。实际上,没有人清楚她真正的想法。“喜欢”是真的喜欢吗?“爱”是随口说出还是满怀热烈的情感?她是唯一的制作人,但没有谁是她的唯一。明明大家都默认了会一起走下去,她却妄图半途独自离开。他不知道“真实的世界”是什么,也不明白一个又一个很长很安静的夜晚,她的梦呓又从哪里传来。是那个世界吧,她属于的地方。那是哪里呢?是他无法存在的空间吗?
啊啊……那就是“离开他们也完全无所谓”的意思吧。
“我也很想给你自由呢,小蒲公英,但是……”
束缚,即是这个世界的铁则、以及存在的缘由。




07.
羽风薰至今都记得高中时那次游乐园表演结束的晚上,组合聚会后被灌了酒变得醉醺醺的杏走在他身旁,步伐细碎。
“薰哥……”
从没听过的称呼。他几乎以为面前是另一个人。
“薰哥真的好帅啊!我超——喜欢你的!太可爱啦哈哈哈!”
杏一把抱住他。
记忆如此清晰的原因是,从那天开始,羽风薰再也没睡过一个好觉。




08.
“早上好♡羽风前辈。”杏面无表情地读着信息,“咦……这次不是麻生小姐?”
羽风薰扣着衬衫的纽扣,用异常真诚的眼神表示并不知情。
“您还记得在酒吧的约定吗……下午六点钟在……”杏了然,“原来是这样呀。薰君可真不愧是四处留情欺骗女性感情的渣男。”
羽风薰一脸茫然。
“我可不是那么随便又不负责任的男人啊,我对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没有做出过欺骗行为……”
杏勾勾手指示意他走近一些,然后帮他理起不安分的领子。
“杏果然很在意吗?我可以发誓我最重要的女人是杏……”
“不需要那种誓言谢谢,太沉重了。”杏整理完领子,拍拍他肩膀,“就请留着这副人见人爱的模样去取悦与你有约的美人吧,可不能让任何一个女孩子伤心啊。”
“不,还是总觉得哪里不对……”
杏叹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薰君。”
“啊,不客气。”
“回答这么迅速,你真的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嗯……大概吧?”
杏笑了。“那我可就安心了。”




-fin.

谢谢看到这里,如果有什么不解,大概还可以往下看。
其实前一篇不眠之夜有透露了,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要放在文后说……这个故事的背景是这样的。杏(玩家)一开始是个零推,不过经常三心二意的要换推,虽然都是口头说说而已。杏玩游戏的时候是意识进入游戏世界的,如果退出游戏需要操作,如果要卸载游戏就和我们卸载是一样的了。游戏里面的人物就是说小哥哥们,在杏玩游戏的时候是活动的,但是杏退出游戏的时间他们是不行动不思考的,像人偶一样。当然有例外,好感度满10级就被系统默认为攻略对象,然后就和玩家有了一定联系,即在玩家登出游戏时听得见玩家在现实发出的声音。
比如说杏说“我要爬墙”,就……嗯。
所以为什么杏被关小黑屋都知道了吧。
然后关杏小黑屋是零尼带头的,所以一个过激零推杏心情就很复杂。后来杏妥协,一直关着又不行,大家就把她给放出来了。
然后说一下这个薰杏吧,高中时被关起来干了些什么都清楚,杏其实很自我厌恶,现状又很不乐观。薰哥是一直拈花惹草保持本性的类型,对杏也挺温和的,没有伤害过她,所以杏一定程度上能接受他。但是杏没有跟某个人相爱的意思,刚好薰哥漂浮不定,她也无所依,萍水相逢一样暂时互相安慰吧,她不会回应单纯爱慕她的感情,反而薰哥这种不受拘束的类型让她觉得安心,因为双方都没必要认真负责。
说这么多是因为我怕有些读者会误会。事实上两人不是单纯相爱,也不是单纯利用,更不是炮/友。身体交流是情感交流的一种,怎么说呢……就是这样的杏和这样的薰哥灵魂契合度很高吧。
真是的大半夜的我在说什么,希望大家好好睡觉吧,晚安。

评论(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