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双子杏]不眠之夜(二)

●复健吧,太久没写了,大概是不忍卒读(??)……
●主双子杏。微all杏。
●听我说,写的时候比较神志不清,慎入。
●比心。







1.
“我·是·谁?”
眼睛被从身后伸来的手蒙住,眼皮感觉到对方皮肤温和的微凉。
少年的声音满是恶作剧的笑意,完全属于有心刁难。
这是第几次了啊……杏轻轻叹一口气,双子对这种游戏还真是乐此不疲。
可是,杏并不能立马分辨出来。不——是根本无从区分,无论这游戏重复多少次。
第一次被这样逮住时杏并不算慌乱,双子中似乎只有哥哥会做出这些恶作剧,相较之下弟弟不知乖巧多少倍。杏以她少得可怜的对双子的印象判断,“……日向君。”
“这么肯定吗?”对方用很平静的语气继续问。
“我想不出裕太君做这种事的理由。”
少年松开了手。杏重获光明的同时,看见他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所以我会做这种事的理由是什么啊?”
这就的确是葵日向了吧。
“……因为有趣……吗?”
“一点也不。杏没有认出我来。”他垂头丧气。
杏懵住了。
“都这样了还是不知道吗?”
为什么看起来这么郁闷啊,如果真的是裕太,伪装成大哥的目的无论是什么也……不,不被看穿才是这种游戏的意义吧?不是该感到成功吗?
如果是日向,也应该露出喜悦的端倪。
啊,等等!……是……
“还以为制作人能分清楚的……”
杏的思路被打断了,因为葵裕太看起来超级失落,没精打采地走了。
完了,肯定会被认为是差劲的制作人了,连每天相处在身边的偶像都分辨不出。
杏有点委屈。
这两兄弟也只有耳机发卡之类的物件颜色不同了,又那么喜欢用对方的东西掩人耳目……
说到底,为什么要玩这种游戏?再说了,分辨不出才正常吧?杏自认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就像此刻,抱着同样的苦恼,杏不太情愿地琢磨着这次捂住自己双眼的又是谁。
“都这么多次了,杏从来没给出过果断的回答呢。”
杏感觉到了怨念。
“唔……”
“就是说根本不知道吧?”
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啊……
“日向君。”
她回答。



2.
“哎,今天比平常晚了?”佐贺美接过杏递来的一沓资料,嘴里叼着根烟却没点燃,很疑惑地视线向上看她——毕竟他是懒洋洋靠着椅背的。
“啊……”杏有点头疼。
“遇到麻烦事了啊。”佐贺美有些意外,“企划的问题吗?还是说很难办?”
“老师,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杏垂下视线盯着自己的掌心,“您能分得清2wink的两位吗?”
“嗯?这个嘛。”佐贺美想了想,“虽说是手下的学生,不过他们俩还真有点让人头痛呢……比起来,几乎每天都有打交道的你应该更熟悉吧?”
杏很不好意思,“老实说,我无法区分这对兄弟,即使性格上有很大差异,但一旦两人经过刻意伪装,我就无从下手。”
“合不来吗?”
“倒也不是。不……也算是吧。这是我的责任。我真的……”
“打住打住。杏,你已经做得很出色了。不要再说些自怨自艾的话了。不过——”
“……什么?”
“我一直认为,杏,你是不是……更多地去注意他们比较好呢?”
“老师?”
“我能感觉到,你把制作人的工作当做自己的职分,尽力地完成着,对周围的人却很少敞开心扉、加以关心。杏,你眼中的他们仅仅是因性格不同而在规划时需要作出不同布置的偶像吗?”
杏一动不动地和佐贺美对视。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她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说,“我明白了,佐贺美老师。我会尽力的。”
“这不是尽力的问题啦。”佐贺美转过去整理文件,不再看她,“请尽心吧。我相信你可以完成的。”
杏出了办公室,一头雾水。
本来就只是职务而已……吧?
她试图尽心接近的,好像只有一个人。
“呐呐,猜猜我是谁?”
突然冒出的少年刻意压低的声音有些撩人,打断她的沉思。
杏受不了有人在耳边说话,耳尖红了个透。
“别再玩这种游戏了……”
“不可以转移话题!”
他好像生气了。
杏慢慢地抬起手,把眼前遮挡视线的手握住,肌肤相触的瞬间少年颤抖起来,险些落荒而逃。
“裕太君,这不适合你。”
她说着,移开他的手,回头看他。
“杏第一次认出我了呢,以前每一次都说大哥的名字。”
那当然了,杏想,就在半个多小时之前我才被你大哥拦在走廊问他是谁。一个人如果短时间出现两次,那也太无聊了吧?
“可以结束了吗?这种游戏。”杏无奈而包容地笑着。
“那个。”葵裕太想提醒她,她人还在自己怀里,露出这种表情也未免表现太多破绽了吧?但是她一笑起来,他的脑子里只剩下她叫出自己名字的声音。
裕太君、裕太君、裕太君——
“杏。”葵裕太趁她正等着他说话没有防备,一下子把人抱进怀里,“我真的很开心。”
杏最终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抬起手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背。像对待弟弟一样的下意识的动作。



3.
“结果呢结果呢?”姬宫桃李兴奋地拍着桌子要她往下讲,“你居然分辨出了那对问题双胞胎?”
杏看着小少爷那“不愧是我的奴隶二号”的骄傲表情,重申,“几乎只是巧合。”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姬宫桃李出现在学生会办公室会长却不在,而且她还被要求讲足够有趣的故事让他满意才能离开?
“所以,我可以走了吗?”
“诶——”桃李皱眉,“我不允许。”他捧着下巴,大眼睛一眨一眨,“等等,也就是说,在那之前你每一次都是说的葵日向的名字?”
“啊,嗯。”杏一心想脱身。
“就是说你更在乎葵日向吗?”桃李突然站了起来,撑着桌沿居高临下地、似乎有点委屈和不满地瞪着她。
“什么?不是,我……怎么会得出那种结论的啊。”杏又开始头疼了,要怎么说这其中的原因啊。
“太过分了!你是我的奴隶二号,最在乎的只能有我一个人呀!”桃李气鼓鼓的。
既然是最在乎那就不是你了。杏腹诽着。她不知所措地抓了抓头发,深觉小少爷的脾气来得毫无道理可言。但是……挺可爱的。
“所以说,我不是因为在乎他才每次都猜是他啊……”
“那是为什么?”
桃李稍微冷静下来,也不认为他的奴隶多在乎那对双子,否则也不会至今还区分不了二人。
“算是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吧。”杏看着墙上的挂钟,“抱歉,我真的要离开了。”今天工作量挺大的。
桃李失望地趴在桌子上,“你居然要抛下主人,我允许你离开了吗?区区奴隶,区区奴隶……!”
杏很能理解他深感枯燥无聊的心情。
“请您也好好工作吧?做出让会长满意的成绩。”杏揉揉他粉红色的毛茸茸的脑袋。
“笨蛋!不要弄乱我的发型啦。”桃李差点爆炸,“你这奴隶心里根本就没有主人。杏最可恶了。最可恶了!呜……”
为什么哭了,刚才还……
“弓弦也是,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我!笨蛋!全都是笨蛋!”
“哎,可是。”杏语塞。
“好吧,我会在这里陪着你的。直到伏见同学找过来,好吗?”



4.
“我明白了。”
练习中止的休息时间,双子坐在软垫上休息。葵裕太戴着耳机往墙上靠,闭上眼非常困倦的样子。
昨晚没有休息好吗?杏正拧开水瓶,被葵日向突如其来的发言打断动作。
“?”
“我说,我明白了,杏每次都说我的名字到底是为什么。”
“啊。”
水瓶掉到地上了,骨碌碌滚出去。杏俯身伸出手去够。
葵日向按住水瓶。
“谢谢……”
“我没说要还给你吧?”他笑着。
有点明显的恶意。看来是真的知道了。不过……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日向君……”
“这次是真的知道是我,才喊出了我的名字呢。”
“啊啊。”杏烦躁着。她想要站起身来,葵日向就把水瓶递过来。她一接过水瓶,顺势又坐着了。
“为什么着急了呢?”
“不是着急。”
“因为事实只能证明一件事,那就是……制作人从来没有在乎过我们。”
“日向君,并不是这样。你冷静一点。”
“我超冷静的。”葵日向继续笑,“制作人眼里只有一个人啊。”
“……”
无言以对。
“你居然什么也不说……这下我真的生气了。”
“很抱歉。这是我的失职。作为制作人,我承认我心中的确有偏颇。我……”
“作为杏呢?”
是啊,当你不是制作人,你的心中就是公平的吗?
“请不要多想了。”
“抱歉,是我问了多余的事。”
沉默。
“我说,我们两个真的有那么难以区分吗?每次都能难住你呢,现在又让你感到这么为难。”
杏扫一眼似乎在睡觉的葵裕太。
“就是那么难。”
“那么,这算是成功的恶作剧了吧?”
“诶?”
“制作人,我们商量一件事吧。”葵日向突然温和起来,“以后,凭着直觉说出你所认为的答案……可以吗?”
这游戏居然还要继续啊。
是的,不会结束。



4.5
“杏。为什么一定要离开呢?虽说你也从来不属于这里。”
“现在……能够认出我了吧?”
“我真的很开心。”



5.
后来有后辈请教杏,除了靠物件的颜色,还能怎么区分2wink的双子。
“这个嘛。裕太君的气质更加温和,日向君呢……”
杏总不能说自己当时被迫猜对方是谁的时候总因为害怕哥哥生气而可以无视弟弟的感受吧。
的确日向君看起来更加有活力,也更喜欢恶作剧,裕太君则乖巧得多,更好相处。
但是对于这两个人,她从来没能成功地找出明显的不同点。
“杏!猜猜我是谁?”
后辈的问题才回答到一半,杏就被打断了。
她后来变得寡言少语,对于这问题本该信手拈来,却缺少回答的气力。她能感觉到,少年周身的寒意,让她也有点发冷。
“日向君……”
凭直觉。凭直觉。
“不对。”
“真的假的?”杏不信。
“你不能够确定吗?”
“那就是裕太君了。”
“杏真随意啊……我开始怀疑,你那时候真的知道每天和你在一起的是谁吗?”
最后那句是附在耳畔的低语,你知我知,缠绵缱绻。
杏用力挥开他的手,对后辈说了句抱歉,转身走开了。
葵日向跟上去。
“我不知道。”走出很远,杏淡淡地回答。
“骗人。不同的人感觉也会不同吧?”
“问句?你纯情到需要我来替你确定这种事的正确性吗?日向君。”
“就是那样。”
“还有什么事吗?”
杏的态度比较糟糕。
“杏。”
杏停下脚步。
她转身想问你还想说什么,话没说出口,一切已经沉寂。



6.
大多数时候,二人还是有各自的颜色。
所以在亲吻的时候,杏能够确定对方究竟是谁。
杏,他们仍旧只是你眼中因性格不同,而需要在规划时作出不同布置的偶像吗?
不,怎么可能啊那种事。
双子对朔间零有本心里的依赖与信任,偶尔会来拜访。杏既然为undead工作,自然会见面。
但是没有人会再遮住她的眼睛,刁难分辨能力超级差的她,问,“我是谁?”
“好久不见~”迎面碰上的时候葵日向先打招呼,葵裕太在旁边招了招手。
“好久不见。”
“你还知道是谁在打招呼么?”
“轻而易举……”杏笑。
“说说看。”
“日向君嘛。”

杏修剪得整齐的指甲陷进皮肤,心里一阵发凉。
啊啊,这是多简单的循环?是这样,永远都是这样。没有摆脱的那一天。

-fin.


其实到4.5就可以结束了,暂时对犯罪场景没什么手感(……)
杏到最后也只是凭感觉而已。
我好像说过这个是私设杏的……我也不记得有没有说过了……杏不冷漠一点小哥哥怎么黑化呢(躺)
谢谢看到这里。爱您。
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写了啥。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