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凛你]不合格妹控

●兄妹设定,无血缘。凛你。
●在学校没事干(??)的产物。可能ooc。
●短小,段子,大概。
●可以接受的话,以上。









“我喜欢这个!这个这个!我想要……”你趴在橱窗上兴奋地指着里面的半臂高的人偶。
凛月懒洋洋地斜了一眼。
“拒绝。”当机立断。
“为什么啊?”你扯住他,“你看,是不是超像零哥!”
“丑死了。”他把脸又往围巾里埋了埋,眼睛看向远处高楼上的广告。
走在前面的零回过身来问发生了什么。
“明明很可爱。”你把凛月的话复述一遍后不满地辩驳。
“哪里可爱了……”凛月无力吐槽。
零反而夸你很有眼光。
“不过钱包……”零似乎显得犹豫,但分明挺愉悦的样子。
钱包在凛月那里。
撒个娇说不定能行。零开玩笑。
你灵光一闪,低下头看见扯在手中的凛月的衣袖。接着你换上甜软的语调,“哥哥——”
凛月明显愣住了。看你和零的眼神也变得复杂。
你又叫了一声,轻轻地晃了晃他的衣袖。
他毫不留情地要走开。
“这就受不了了?哥哥?凛月哥?哥?你喜欢哪一个?”
“快闭嘴……”
“哥哥,你真的不买给我吗?”
“啊啊。”他不耐,“买了你就闭嘴对吧?”
最后把人偶抱进怀里的你顺便恭维了一下付钱的凛月。
“最喜欢凛月哥了。”
↑这样。



不是什么特殊节日,也不是三个人中对任何一个人而言不同的日子。仅仅是趁着两个做偶像的都刚好有时间,带你出来逛逛而已。
接近深夜,城市却迎来繁华的高潮。
周围很多嘈杂声。这是你很少感受到的。与此同时你更加在意三人间的氛围,大概这就是家人的感觉吧。你抱着人偶满心欢喜地想着。
最年长的零始终走在更前面一些,你和凛月跟在后面几步时不时地窃窃私语。凛月还是不大高兴的样子,虽然他一向没什么困倦以外的表情。
“喂。”
你正在试图让他去看远处明亮而喧哗的街景,突然被打断了。
“你不觉得这样就像是……”
他盯着二人和零之间的距离,慢吞吞地、以一贯无力的语气问,
“他是监管孩子的家长。但我和你——”
很难得的,他露出了觉得这件事很有意思的表情。“如果我们这样做些什么,他也不会察觉的吧?”
“……做些什么?”
“比如说,会让他不高兴的事之类的。”
“不被察觉也就没意义了吧。”你已经习惯两兄弟微妙的关系。
“未必。”
凛月说完,拉过你的一只手,把纤长的食指送到唇边,抵在唇上。
“嘘——”温凉的气息刺激指腹,“别出声。”
你不明白他想干什么,吓得胡乱点了点头。他的眼睛像红色的月亮。圆满明亮,透着诡异。
然后,他一口咬了下去。
灼人的血液从指腹的伤口溢出,他的唇被染成鲜红。



“疼……!”你硬生生把惊叫吞下去,“突然干什么啊你……”
前面零的脚步停了停,你几乎要屏住呼吸,可他没有回头,只是停住,看着远处的灯光,然后继续往前走。
凛月舔了舔被獠牙刺破的皮肤,伤口被刺激到,你眼泪差点掉出来。
“你到底——”
到底为什么发脾气了啊!
一边在心里恶狠狠地抱怨,一边又畏惧他没什么笑意的那张好看的脸。
“很疼吗?”他的唇边还有一点血迹。
“当然啊。”你没好气地瞪他,“你又没被咬过。”
“为什么不喊出来?”
就像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那样,你听不出喜怒。
“不是你说别出声……”
“明明是怕被发现吧?”他揭穿。
你一时噎住,说不出话来。
“喂。”他冰凉的皮肤贴在你的伤口处,轻轻按住,让你很痛又不至于真的哭出来,“为什么不反驳?”
“有什么好反驳的啊?!”
话刚出口你就后悔了,果然……凛月的视线阴沉沉的,没了起初的好心情。
“放开。痛死了。你到底是不是我哥哥啊?”
“啊。”他皱眉了。随后松开你的手。
“哪有这样的哥哥啊!”你谴责。
凛月笑了一下,移开话题。
“他其实什么都知道哦。”他说。
你看着前面不远处的背影,停下了脚步。



你看着凛月,他也看着你。
很奇怪,你想,你的眼神应该是冰冷愤怒的才对。
可是他却像得了好处的小孩子,几乎得意地、甚至是快意地回应你的目光。

-fin.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这玩意儿原本三千多字。
凛月并不情愿当哥哥,其实一开始是不习惯从弟弟的身份变成某个人的哥哥。所以称呼比较像同龄人之间的亲昵。
大概是吧……
最近事挺多的,不过因为高二之后事一直挺多,所以也没啥,反而我还更新了(你)
早睡早起身体好。晚安。
谢谢看到这里。比心。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