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零的女朋友开学失踪中

朔间零的正牌女友。
高三开学失踪中,感谢未掉粉……取关请随意_(:3」∠)_
文力不足中⋯⋯而且弧很长。

高级话废。
全职/ll/ES。ESall杏党√
结果突然沉迷fgo爱上库丘林(不是)。

[es/晃杏]恋爱允许部件(上)

●乙女向。可能ooc吧。
●短小。以上。













1.
为什么她看起来总是什么都不关心的样子?
虽然是足够拼命了,为了达成目标也会费心思,但那种……毫无目的地达成目标,完全不是为了乐趣或是成就感又或者别的什么……令人感到乏味而空洞。
也太没劲了。
“什么?”认真对照着购物清单清算的制作人抬起头来疑惑地问他。
“啥?”大神晃牙一愣。
“大神君刚刚突然说话了吧……”
杏又低下头去,拿出随身带的笔在纸张上写着什么,顺便等着他回答。可他就是不说话了。
“很没劲吗?”她既不冷漠也不温柔地笑了一下。其实她听力非常好。
“不,不是那个意思……”
大神晃牙移开视线去看远处的商店,实际一阵窘迫,居然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见制作人反应很平淡的样子也不清楚到底有没有生气。一般来说是会生气的吧?
“这样啊,”杏却并不在意,表示理解,“采购的工作还是太无聊了吧。这个年纪的男生还是喜欢比较有趣的活动啊……”说着忍不住想到自己的弟弟,代入了一下。
她在一个货架前停下,踮脚去够最上面一排的零食。
大神晃牙见她好像很吃力,上前帮她取下放进推车里。
杏动作停了一瞬,收回手说谢谢。
“没什么,”大神晃牙有些郁闷,“而且我是自己想来的。”你一个人要采购那么多东西肯定很麻烦啊,而且像阿多那家伙说的,你又那么弱。
“嗯。”她不再说什么了。
走出挺远,她一拍额头,“啊!”
“怎么了?!”
大神给她吓了一跳。
“日向君要的零食……口味拿错了。”
“快结账了就不用管那个了吧。”大神握住她的肩防止她脑子一热再跑回零食区,“那么想要的话让他自己来买就行啦。”
杏想想也是。
拎着购物袋走回学校的时候大神晃牙觉得有点不对劲。
虽然此刻袋子磨着他的掌心,但他想起制作人肩头在手心的感觉。
他侧过头去看着安静走在身侧的制作人,脸红了一下,又冷静下来。
夏季校服并不厚,温度能清晰地传达到……才对。






2.
“啊啊又输了!”葵日向很泄气,“杏你真的是女生吗?力气超大啊!”
是在扳手腕。
突然兴起的被称为“男人之间力量的比较”的游戏,杏在一次旁观的时候也被邀请了,葵裕太很不服气她在一边笑,感觉被嘲笑了,非常小孩子气地、一点也不男人地要跟杏比一局。
杏想了想说可以啊。
结果惨败,葵日向毫不留情地哈哈大笑,说你真的是太弱了,杏看起来那么柔弱你居然也输!看大哥我的!说完往桌子的另一边一坐。
葵裕太本来想说你就算赢了一个女孩子又能怎么样,话还没出口就看见葵日向自信满满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不会吧……大哥你也……”葵裕太吃惊得说不出话来,又转头看杏,并没有很吃力的样子。
很快胜负见分晓了……
葵日向不服,觉得杏只是险胜,吵着要再比一次,证明自己作为大哥的尊严。
“那种东西早就没了吧,输了就别赖在这里。”大神晃牙觉得杏的臂力可谓神奇,踢了踢葵日向坐着的椅子,“起来,本大爷比你强多了。看好了。”
“大神君也想和我比吗?”杏问。
她的手肘撑在桌子上,袖子挽起来露出白致的小臂,手半握着,那完全是属于少女的纤白的手,因为时常做针线活才有些茧子,看起来是小小一只。
就是这只手连败那对双子。
大神觉得很有意思,“让我看看你到底多强吧!”他宣战似的。
“……这很强吗?”杏问。
双胞胎在旁边生气起来。这是嘲讽吧?绝对是!
“哪有女孩子力气那么大的啦……”葵日向还在说。
杏在心里默默地“哦”了一声,了解了。
她的手和大神的手握在一起。
“你体温偏低啊……有点……跟那个吸血鬼一样。”采购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
“吸血鬼是没有温度的吧。”杏说。
“好像是……”大神想了想。
“我天生就这样……”杏解释了一下。
“喂喂?握在一起这么久还要不要比了?”双子在旁边不满,“大神也太狡猾了。”
“哈?说什么啊!”大神一急,“只有弱者才会毛毛躁躁的。”
……
等等?
“赢、赢了……?”大神皱眉,“杏你该不会……”
“大神君的力气比日向君的大啊。”杏说着给他看手背上的握痕,因少年的力气而泛白的痕迹,“而且我也没什么力气了……”
“大神赢得好轻松……”葵裕太喃喃。
“杏放水了吧!?”葵日向不信。






3.
“我真的没有放水啊。”杏没想到大神那么在意那天扳手腕的事,“只不过是你力气大嘛。有点自信啊。”
总觉得自己被轻视了的大神晃牙趁午饭时间跟过来,誓要问个究竟。
这两天总是被男生兴致勃勃地要求“比一次吧”,杏很多时候都是输的。不过输也是分对象的。比双子力气小的,她就会赢。
“我好像被当成怪力女了呢。”她挑着不喜欢的菜色吐槽。
“你那天说没有力气了吧?”大神问。
“是的啊。”
“那吃过饭就会有力气了吧?”
“……嗯。”杏说,“理论上来说是这样。”
“再跟我比一次!”
“什么……不要。”
“你这家伙是看不起本大爷吗?”
“没有啦……”杏戳戳米饭,“所以为什么那么执着啊?”
“那可是强者的证明,男人之间的对决……!”
“冷静一下。而且我又不是男人。”杏放下筷子,“算了,来吧,我吃饱了。”
大神一愣,看着她的餐盘,“可是你只吃这么一点?”
“吃多了身体会受不了。”杏一撸袖子,“是男人就速战速决吧。”
一分钟后。
两人桌边围了一群凑热闹的偶像科学生。
“喔喔,大神也挑战杏啊!很有勇气。”
“我赌杏赢!来吧快下注!”
“不会吧,杏可是输给人家的啊……”
局面僵持,两人的手始终在平衡位置。
“上次大神可没这么麻烦。”双子发表意见。
“你倒是拿出真实水平啊!”大神愤怒。
“女孩子能有多大力气啊……”这次是杏说的这句话,她跟大神对视着,对大神怀疑自己放水有点委屈。
大神晃牙看着她,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咦?”
杏看着自己的手。
大神回过神来后,也看着自己的手。
“杏才是真正的强者啊……”
说着边上围观的同学都散开了。
“大神君你……”杏不可置信,“你放水了?”
但他没有回答,红着脸端起餐盘快步走掉了。
搞不懂。杏有点头疼。不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4.
杏推开门,风迎面吹过来。她走上天台,顺便关上身后的门。
视线扫了半圈,在正右方发现了盘腿坐在地上假寐的大神晃牙。
“你翘了练习。”杏在他身边坐下,平淡而直接地说。
“嗯。”大神也淡淡地回应,“吸血鬼混蛋让你来的吗。”
“你好像不太愿意看见我。”杏说。
大神很可疑地脸红了。
“没有那回事。”还好,声音倒还冷静,强抑下并不颤抖。
“因为扳手腕输了吗?”杏问。
想要弄明白。
“都说了没有那回事……”大神烦躁地侧过脸去。杏求知的目光让他心情复杂。
“那是怎么回事?”
大神心想这制作人估计是来找茬的,就在这时杏说:“可以告诉我吗?我想弄明白。”
“弄,……”他一紧张差点咬到舌头,“弄明白什么啊到底?”
“你在想什么。”杏说,“因为你看,所有事都是有理由的吧。可是我完全不明白你的反应是怎么回事。我以为你是因为输了扳手腕,可是……”
“停停停停停!停下!”大神烦躁地揉了揉头发,“不要再提那个啦!”
“哪个?”
“扳手腕。别再提了!”
“为什么。”杏看起来很苦恼,“我真的不懂……”
“你没必要知道。”大神说。
“不。我想知道。”杏琢磨着用词,“我以前从来没有……不。从来没有人做出过我无法理解的事,我的逻辑是完备的,比如说人在愤怒的时候、开心的时候分别会有多少种反应,一切都是可知的。可是没有人跟我说女孩子的力气比较小才正常,也没有人告诉我,世上还会有我的逻辑搞不懂的事。”
“你……”大神说,“你简直像是机器人一样不通情理啊。”
“啊?”杏诧异地看着他。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不,你没说错什么。”杏接着说下去,“那天你突然走开了,而且脸红了。那是很矛盾的行为。”杏双手环住膝盖,“我想不懂,所以很不安。”
“你这家伙到底还是正常人类吗??”
“正常人类?……人类?”
“喂喂你别吓我……”
杏倒在他身上,闭上眼睛。
“人类……”
声音逐渐微弱到听不见。






5.
大神正想也许是操劳过度之类的情况,——杏说着说着就昏过去了。
“这是……用脑过度吧。”佐贺美阵在杏后脑勺摸了两下。
“你这……物理上的吗。”
“啊不……这还挺麻烦的,好像连续数十个小时思考同一个问题。这样很容易坏掉的,本来工作狂的设定就很短命……”
“别说这么晦气的东西!”大神晃牙不满他的修辞。
“大神,你可真会折磨转校生呢。”佐贺美下意识要点烟,为了病人又忍住了,他继续话题,“上次她来医务室好像也是因为你哦?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地让女生头部受了撞击……”
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大神怔住。
“不过这次的修……治疗要麻烦点了。你先出去吧,想必缺了你,组合的练习也很麻烦。”
“她没事吧?”
大神晃牙迟缓地走到门口,恍然地转过来问佐贺美。
“交给我吧。”
没点燃的烟叼在唇间晃着,佐贺美挥了挥手示意他安心离开。
等人走远后,他的手再次探向杏的后脑勺。
“好烫。这是纠结什么人生大事啊?”他嘟囔着,手指摩挲到一处微凸,轻轻一按。
“真是的,守好本分,不要试图思考自己根本理解不了的东西啊,又不是复杂的人脑……还是说,女孩子到了这年龄也想谈恋爱啦?人类和非人类还挺有意思的……”
“不对……天啊,谁把这种东西放进来的!”
佐贺美嘴里的烟掉到地上。
“太乱来了吧。”


-大概tbc 。

谢谢看到这里。比心。

评论(5)

热度(56)